行走印度—极边之城拉达克

7点50分,我登上了准备开往列城的飞机。列城全年仅开放大概四个月,其余时间大雪封路,各种旅游项目都无法开展,因此,七月份正是旅行旺季。我打量着飞机上的乘客,非印度人士超过九成,显然几乎所有人都是去度假的。我唯一见到的印度人只有两个,一位是我身边的一位也是去度假的女士,另一位则是女僧。我在飞机上睡了大半小时,醒来时旁边打扮入时的印籍女士不时端起iphone伸到窗边拍雪景,其他位置的游客也手握长枪短炮不停的按下快门。

DSC02175

此次准备前往的列城,是地球上最极边的一个小城,拉达克四处被喜马拉雅山脉环绕,视线所见是壮阔的黄土高原,重重雪山接天连地,像守护一个久远的神谕一般,守护着这传说中最后的天堂。我试图搜寻山脚下有无行车路线,除了一两条时隐时现的土路和稀疏的树木,再也没发现别的什么了,倒是阳光大得要命,我们在飞机上都能感觉到。

DSC02678 中心,右边的居民在准备领取牛奶

DSC02663

早晨微凉,街道就是菜市场

DSC02666

拉达克的围巾明显贵于原产地斯利那加

随着道路越来越多,我知道飞机即将降落了。机场不大,顶多像国内二线城市的汽车客运站,虽然拿机枪的士兵随处可见,不过也远没有预想中的紧张气氛。我走到预付费的士收费处,拿着指南书在上面凭直觉找了个不太偏僻的旅馆,打了辆的往列城使去。不过,我对书上推荐的这家旅馆要价不太满意,加上房东不热不冷的接待,我最后换了对面的旅馆,在列城皇宫下的居民区,我找到了一间新开的Guest House。

DSC02159 房东母亲打扮,和藏人并无两样

说是旅馆,其实完全就是家庭客栈,这家居民显然还保留了很朴素的生活方式,连大门也只是关上并未上锁。我在外面等了不到一分钟,旁边来了一个老人笑盈盈的跟我打招呼,原来是房东的母亲回来了。母子两招待非常热情,与对面的老头简直天壤之别,客栈装饰用心,价格也不算贵,宾至如归,我最后在这里连住了三天。

DSC02154

450卢比一天的房间,简单的民族风

补了一个午觉后,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决定出去逛逛。我沿着居民区错落的土路往车站走去,一是了解一下几天后到斯利那加的信息,二是看看这几天在列城怎么包车或者拼车玩。列城半山腰最大的活动区,就是他们的板球场,只看到几个小孩在打板球。列城不大,我慢慢逛也只花了20分钟就走到了汽车站。正好有一辆轿车准备夜间开往斯利那加,价格非常便宜,只收800卢比,比我网上打听到的信息便宜得多。司机说,加上我就是八个游客,明早到达。不管怎样,我是肯定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前往斯利那加的,列城到斯利那加路况不算太好,熬夜驾车危险系数提高不说;最重要的是,斯利那加-列城是条天路,如果因为贪小便宜错过了一路的美景,那旅行的目的在哪呢。拉达克车站的司机似乎都在利用不多的几个月旅游季节做起生意,我在旁边的找到一辆准备第二天去周边景点的小车,约好8点出发。

DSC02627

站在旧列城皇宫远眺,最醒目的空地就是板球场

顺便在列城兜了一圈,时间已经是下午6点多。吃完晚餐往回赶,发现天色暗的很快,气温也随着明显下降,由于列城长期缺电,居民区巷子根本没有路灯,我冷得发抖。偏偏这时发生了一个小意外:我竟然迷路了!我忘了带电筒,天黑的速度实在超出我想象。不得已,我只能求助小卖部的大姐,大致描述了客栈的名字。大姐二话不说,马上叫店里一个后生打着电筒,也不知绕了多少圈,最后找到了Guest House。

第二天一早,我按时来到车站准备搭前晚约好的车到附近的寺庙山区转转。可惜,最后还是一直没等到,我不知道是他们提前出发了,还是司机取消了旅程。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我又打听了下单独包车的价格。由于列城附近的寺庙每一所都距离几十公里,要全部游玩得大半天。好在价格不贵,包一天下来2000卢比。我也不想折腾再找人拼车了,直接包了一辆车就出发了。

DSC02467 神秘的黑美寺,最远处进门后是地下博物馆

DSC02593

不过,看了一圈下来,由于没有导游,我总感觉和西藏的大同小异,反而是沿途风光赏心悦目,谋杀了我无数次的快门。一直以来,我都是生活在拥堵的城市,现在来到一个异常壮阔的雪域高原,思维好像又一下回到了两年前在西藏的日子,既有一种抽离于现实的疏离感,又感叹面对大自然时的渺小,及一丝神秘。至此,也算满足了这两年总是挥之不去的西藏情结。

DSC02558 

在路上

DSC02217

希克寺(Thikse Gompa)通常被称为小布达拉宫

DSC02335

希克寺远眺,无穷尽的远方

DSC02343

黄色永远是绿色的敌人

我在爬上提希克寺天台的时候,身体的一些变化开始引起我的注意。我感觉有些胸闷,呼吸不是特别顺畅,但总体来说和以前去西藏的第一天很相似,也就没有特别担心。但随着逛的地方增多,我越来越感觉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有些使不上劲的轻飘感。以至于爬完最后一个寺庙,我又累又难受,赶紧回去补充能量。

DSC02166

或许这就是腹泻的直接原因

没想到新的问题又随之而来,我发现肚子开始不听使唤,在到达印度两周后,我终于还是逃脱不了宿命,腹泻了。从排泄物及发病时间推测,高度怀疑是前一天没把豆角煮熟所致。诱因则是再前一天在阿格拉过渡消耗体力,差点中暑,身体状态下降。由此出现中暑、高反、腹泻这一系列的连带反应。本来高反还没过,现在回到旅馆,反反复复的去了几趟厕所,更加虚脱,国产的几种止泻药根本于事无补。有某个时刻,我甚至感觉自己气若游丝。最崩溃的是,这个地方每个小时都会停电数次,最多的时候十来分钟一次。我就这样,在点蜡烛、上厕所、点蜡烛上厕所…的节奏中折腾了一晚…

DSC02510 DSC02640 DSC02328 1

列城的旅游资源实在太丰富,国际上西藏题材的电影和纪录片,大多到此取景。列城最出名的旅行地属Spiti山谷和班公错,但这两个地方由于政治原因禁止持中国护照的旅客进入(后来知道并非绝对);其次是各种徒步路线,尤其是Zanska山谷周边徒步,最近CCTV播出的纪录片《扎溪卡的微笑》即说的是这个地方的故事。不过,我的时间和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不可能做除了包车以外的事情。最后的一个下午,我什么地方也没去,捧着本谷岳的《搭车去柏林》在Guest House里的公共沙发看了一下午。这一天客栈多停了两辆太子车,原来是两位来自比利时的退休老头从德里一路自驾过来,他们告诉我,准备明年自驾印尼。一位德国姑娘也住在这里,她此行专门跑到一处冥想中心进行Meditation。

DSC02160 左下角为看书聊天的休息区,空间利用最大化

最后一天,玩完旧列城皇宫后,我开始有意识的寻找过斯利那加的车辆信息,我决定尽快离开高原。最终,我通过中介和另外三个背包客一起拼了一辆丰田车,准备第二天一早7点40发往斯利那加。就这样,到达列城的第四天,我离开了这个极边小城。后来证明,选择这一天不但通过拼车结识了几个有着特殊经历的朋友,还一起在斯利那加度过了整个印度之行最难忘的几天时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