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印度——特殊的青旅

我们凌晨1点坐上火车,4个多小时后的清晨,火车准时来到了瓦拉纳西(Varanasi)。想起一天前还在佛教圣地,现在又身处超过三千年历史的印度教圣地古城瓦拉纳西,像是有一种穿越感。而比瓦拉纳西更有知名的,是从喜马拉雅山冰川流经至此的恒河。无数信徒毕生的愿望,就是来圣河沐浴洗净所有的罪障。瓦拉纳西的命名也与恒河有关,在北边与南边分别隔着Varuna河和Assi河。

出车站后,我立刻感觉到不同于菩提迦耶乡野与加尔各答喧嚣的一种市井气息。一想到很快就能去观瞻众信徒沐浴,我睡意全无。问题是,在看别人洗澡前,自己先得找个地方洗洗旅途一路的灰尘吧。这里果然是Stafan的大本营,Stafan决定带我去他的朋友家借宿。我们打了辆Tutu车,来到一处破旧的寺院。与院外灰暗的外观不同,穿过过道走进院子,院内破败但干净明快,处处显露出悠久历史的砖石,让我感觉仿佛来到一处历史古迹,中庭旁正好有颗大树遮阳,整体给人清幽明快的感觉,我立刻喜欢上这个地方,简直就是我住过最特别的“青旅”。

洗完澡后,我精神也为之一振,于是拿起相机在院子里逛逛。听Stafan介绍,这座解构像北京四合院的地方,住了十多人,不过我发现都是男丁,没有女人。院子里的印度人有些才刚刚起床,有的在洗衣服,有的在煮早餐,各干各的事情,看起来都很慵懒。

DSC00330

上图左侧是公共澡堂和厕所,当然,里边是找不到厕纸的。他们的打扮很简单,喜欢刺裸上身,仅简单的用布裹住下身。

DSC00327

我爬上楼顶欣赏瓦拉纳西的景色,看见远处一座庙塔,据说瓦拉纳西单就寺庙就超过1500多座。由于当地人不杀生,拍照时总是少不了飞鸟过来抢镜,非常应景。

DSC00323

二楼住宿,一楼养牛。

DSC00320

DSC00374

中庭的建筑内,是供奉湿神婆的地方。我二楞的朝中间三个门最左边那个走去,准备进去观瞻一下里边的物件,砰的一声,立马被反弹回来。我勒个去,没想到门上还有玻璃,差点撞坏。DSC00349

DSC00357

Stafan把我叫到亭子里,说要先见见老大,打个招呼,并先示范我叩拜的姿势。我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由大伙里唯一懂英语的一位印度人翻译成印度语。当他们得知我来自中国时,非常高兴,说很少见过中国人。此时他们在读早报,时不时互相交流一下,但整个氛围稍有点正统。Stafan懂的印地语不多,我当然一窍不通,只能坐着静静的观察他们。过了一会,佣人拿来一种叫和中文发音很像名叫“Chai”的奶茶来招待我们,当大家得知中国人也很喜欢喝Chai时,都非常开心。这种名叫Chai的奶茶是印度人居家必备,国内卖的阿萨姆奶茶即源出于此,但味道远没有当地人做的醇厚香甜。

DSC00380

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先回房间拿我的电热锅煮面条,吃完后我决定睡一会。Stafan似乎不太有睡意,跑到朋友那去聊天。没想到还没睡熟,突然看见有人推门进来,原来是Stafan。Stafan一脸惊诧的跑进来叫我,“毛,出事了!我们很走运,今天凌晨菩提迦耶发生爆炸!快过来看新闻!”我感到脑袋一阵眩晕,有点发懵,马上跳起来跟Stafan跑过去。果然,每个频道都是Breaking News(上图)。

mahaBodhi_1510961g

08_gaya_jpg_1511791g

原来是我们走后的第二天(7月7日)凌晨5点,穆斯林恐怖分子对正觉大塔及喇嘛住宿区进行连环爆炸(上图,图片来自网络)。看着爆炸后一处处触目惊心的场面,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就是前一天我们还呆过的地方,真是庆幸逃过一劫。好在这次引爆只造成了两名喇嘛受伤,无人死亡。我一次次回想前两天在菩提迦耶的经历,才想到那次过安检的疑惑,作为佛教中心,安检防范层次未免实在太低了。不过,引爆了八枚炸弹,只造成两名喇嘛受伤,这炸弹质量是也弱爆了吧!?无论如何,这次经历就像一记警钟,此后每次再有机会去庙里祈祷,我都暗自祈求老天保佑,一路平安。DSC00332

Stafan向我介绍,当地的安全隐患,很多时候都是来自于宗教冲突,比如长期以来穆斯林一直认为他们的教派在政府统治下受歧视。他也提醒我,这些每年都会发生,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地方是哪,但宗教中心往往更容易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目标。最后,他也告诉我,尽管这样,其实并不太影响旅行,关键是注意直觉。我想想也对,印度是个允许多宗教并存的国家,所以宗教冲突就在所难免,这样的事久不久就会发生一起,难道你会因此而不来印度吗。

DSC00388 DSC00432 于是我和Stafan开始朝着恒河的方向乱逛。我们走进迷一般的小巷,所有的小巷最终都通向一个共同的方向,恒河。我好奇的打量着小巷的各式店铺和广告,有印地语短期培训班,有藏在地下室的民间艺人,网吧和书店,瑜伽学校,还有各式印度服装店等。既然来到印度,当然应该入乡随俗了,于是我在服装店一口气淘了3件上衣,不到400卢比搞定。我们来到一家蓝色装饰的Lassi店,发现好多的背包客。Stafan翻了下Lonely planet,原来是上面推荐一定不能错过的Blue Lassi,我点了份香蕉Lassi,一边吃一边看墙上的涂鸦。偶尔,也会碰见一家人拉着死去的亲人送往河坛,旁人表情平静习以为常。恒河的风土人情不是一两天可以欣赏得完的,还是上图吧。

8178682293_5190502112_z DSC00391 DSC00396 DSC00400   DSC00506

吃过晚饭,我们来到一个最大的DASASWANMEDH河坛,准备观看恒河夜祭(上图)。像这样的夜祭大点的河坛都有,据说每天都会人满为患,这一点也说明印度人还是很喜欢群体活动的。音乐响起时,我才发现,原来HAYA乐队有几首曲子参考了这里的背景音乐,怪不得我看专辑介绍说曾到过印巴采风。这个事情进一步说明,要想寻找创作灵感,就得走出去,到文化完全陌生的国度。我在看夜祭时碰到了几个中国人,在与其中一位河北人聊天时,发现他言语非常少,后来才知道他刚到印度2天,对印度的各种冲击还没适应过来,所以即使和老乡讲话,也还处于紧张状态,无法放开。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几天前的自己,但我想,只要愿意敞开自己的思想,去主动调整,变成印度Style只是时间问题,呵呵。

DSC00557

瓦拉纳西能玩的地方太多了,我们第二天又到了郊外的鹿野苑,另一个曾经的佛教圣地。这里是佛陀初转法轮的地方(上图中上部),《大唐西域记》亦曾记载,所以也是玄奘曾经来过的地方。鹿野苑为于一个小镇内,游人不多,但能逛的地方很多,旁边还有博物馆和寺庙。我们进庙时,被管理员的拦住,禁止进入中心,说前两天爆炸发生后,全国的佛教地点都处于戒严状态,不过三哥似乎没什么原则,Stafan解释祈求了一下就放行了。我还是有一点点后怕,我感觉只要看见大型的建筑,总还会联想到菩提迦耶的事情。显然,脱敏期还没过。

DSC00752 DSC00755  DSC00846 DSC00849 DSC00896 DSC00884

不过,最让我眼前一亮的,还是绿树成荫的贝拿勒斯印度大学(Banaras Hindu University)。该大学原本是为研究印度艺术、文化、音乐和梵文而建,是亚洲最重要的梵文和印度教研究中心,目前已发展成包括医学在内的综合大学,我后来查了一下,这所大学甚至有和我同样从事神经免疫方向的成果在国际上发表,可见医学也不差。通常中国人最知道“恒河”细菌多的段子,其实就来自于这里医学院的检测结果。Stafan带我在他的母校逛了逛,我们重点参观了学校内的艺术博物馆(上图)。印度作为文明古国,它的文化在这个馆内体现得淋漓尽致,把我看得瞠目结舌。不过由于晚上得赶火车,我们时间并不特别充裕,有很多内容走马观花的就走完了。参观完后,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Stafan在出馆时想起大瓶装的矿泉水忘在馆内,跑回去拿,没想到最后得知旁边的保安把水喝光了,气得Stafan火冒三丈。此后,Stafan一直都处于一种极度易激惹的状态,还差点去赶火车途中路上碰了下小卖部的三哥,因为摩擦差点干上一架。

也是这几天,和Stafan的不断交往中,也对他有了更多的认识。或许是很小就离开父母的缘故,也可能还刚刚成年,Stafan性格中还有很不成熟的一面,思考问题比较自我为中心,情绪非常不稳定。在我和Stafan游玩的几天,发现他竟然连当地的身份证都没带,以至去当地最大的金寺因为无当地居民证明被拒绝入内,然后当场和管理员吆喝。我在一旁看到Stafan因为需要证明“自己是长久居住在此的当地学生”而竭力对峙时,非常无奈。Stafan告诉我,曾经他家里给了他非常大一笔钱,但是他最后因为吸毒已经全部花光了,现在只有靠几个当地的哥们借钱。

我感到隐隐有一丝不安。到了火车站时,听到Stafan决定想跟我一起再去玩北印度时,我问道,你的钱从哪来呢?他告诉我,他的印度朋友需要过几天才打款给他,能不能让我先帮他出旅行费用?我有些不可思议,早上还听他说当天就会打款过来,到准备出发去坐火车了,仍无法拿到旅费。火车很快就要开了,我们竟然还在为这样的事情扯皮。Stafan看出了我不高兴,让我马上留下邮箱给他。最后我告诉他,我只是一个没有工作的背包客,预算真的不多,我承担不起你不能及时还钱的风险。火车已经准备开动了,Stafan没能上车,我最后还是“借”了他100卢比。就这样,Stafan继续留在了瓦拉纳西。而我,则一路向北,准备去克久拉霍。

在火车上,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我很感激在自己还处于未适应的阶段,因为碰见了Stafan,很快带我熟悉了在印度生存的各种规则;而且很多时候因为他偏外向,我篇内敛,两个人性格非常互补,玩得也很开心。另一方面,我又觉得跟Stafan长久相处似乎实在太不靠谱,也预感很可能会产生更多短期内两人无法协商解决的矛盾。旅途的偶遇终究只是暂时的,真正能长期兼容且愿意调整来相互适应的背包客,其实并不太多。我是个自己可以给自己阳光的人,一个人上路也会怡然自得,就让那些偶遇嘎然而止成为美好的回忆吧。

我最后还是选择了独自上路,这才是我最喜欢的旅行方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