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印度——重走玄奘西天取经路

第二天一早,火车准时到达戈雅(Gaya)。绝大多数旅客来Gaya的目的只有一个,中转去往10km外的小镇菩提迦耶(Budi Gaya)。Budi在印地语就是智慧的意思。这里是佛陀释迦牟尼两千多年前于菩提树下长时间冥想,然后顿悟成道的地方,是佛教徒心目中最神圣的地方,宗教氛围十分浓厚。玄奘西天取经最后阶段也曾到此,再之后即是西天取经的终点那烂陀寺。我挤上一辆三轮tutu车,这种在国内中小城市随处可见的交通工具,在印度发展成了小型公共汽车。我挨着司机坐在驾位左侧,一边屁股悬空,需握紧车顶铁架才能保证平衡;司机右侧是另一位乘客,再加上后排改造成两排座位各坐四人,这样,小小三轮最后装载了11名乘客。

菩提迦耶所在的比哈尔区是印度最贫困的地区,半小时山穷水尽后,我来到了这个个隐约能听见佛教音乐的小镇。我按照指南书地图找了片Guest House比较集中的地带找了间旅馆住下。放下背包,我借着出去买水的机会四处走了下,小镇地方不大,但却修建了中国寺,泰国寺、越南寺等各国寺庙,风格各异,既可入内修道,也可入住。在印度山日本寺每天都有两次可以免费参加的打禅活动,据说打坐过程还可听见虫鸣鸟叫,加之物价低廉,难怪有些钟情于佛教的背包客在这个小镇一呆就是数周。

DSC00124

午觉醒来,已经是下午5点,太阳也准备下山了,我决定去大菩提寺走走。大菩提寺(上图)外遍布各类宗教书籍、音像。路上的随处可见的僧侣,让我分辨不出究竟是南亚面孔,还是东亚面孔。我走进一家书店,发现到处是达赖喇嘛的相关书籍。在菩提寺安检处,我发现一个细节,收费牌上交待得很清楚,入寺免费,但相机携带需另外付费。但看了下,几乎没有游客把相机老老实实端着外边进场,更另我不解的是,安检竟然都不会报警。于是我也乐悠乐悠的混了进去。不过,这个Bug让我几天后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这是后话。

DSC00298  DSC00155

上图为寺内的小僧侣,右边这位小伙伴眼珠转溜溜的,说话非常机灵,一见到我就跑了过来,用中文跟我交流,说知道我是中国人。他来自印度,自称每天都要学习中文。大菩提寺内干净、素雅,让人内心很容易平静下来。菩提寺正觉大塔后面就是菩提树,周围是一个大理石栏杆围住的花坛,也被称为“金刚宝座”。玄奘认为“所有佛教的理念都是从这里传播开来,发扬光大。”我跟着大众沿着菩提寺绕了几圈,然后在角落慵懒的坐下来,继续看别人绕圈,发现到处是素衣的东亚女子,心想这里真不愧是佛教圣地。

DSC00315 DSC00168

菩提树在阿拉伯人入侵印度时被毁,后方的菩提树实际由斯里兰卡移植过来。

DSC00208餐厅墙上隐约可看到达赖喇嘛的照片。

DSC00205

30卢比的晚餐,Stafan早已习惯用手,而我只能用勺。

我在围栏附近休息时,认识了一位叫Stafan的背包客(上图)。Stafan是典型的混血儿,父亲来自美国,母亲来自匈牙利,女朋友来自俄罗斯。Stafan年仅19岁,但已周游了40多个国家,自称是Lonely planet India的图片编辑(我后来得知实际上是被采纳了几张照片),几年前来到瓦拉纳西大学学习一门古老的语言,从我后来几天对他的观察,他无论从生活习惯、饮食,到操一门饶舌的印地英语,实际上已经成了大半个印度人。他这次正是从瓦拉纳西来到菩提迦耶玩,已经在这边住了5天了。Stafan自称虽然喜欢旅行,但他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9月能够回美国看看父母,他已经十多年没回家了。正好他也准备结束行程返回瓦拉纳西,和我下一站旅途相同,因此往后几天我们自然就约好一起结伴而行。

DSC00247

我们第二天决定徒步到小镇附近的佛陀开悟前进行苦修的前正觉山玩玩。途经了数个村落,村外羊多,村里野狗成群。

DSC00226

我们来到一个露天的学校,发现小朋友们都在上课,席地而坐,除了课本,没有其他道具。

DSC00251 另一处村落的教室,能看见黑板和讲台,不过没看见学生上课。

DSC00273

边走边玩,几个小时后才到山上。上图的场景,和中国西藏寺庙没有两样。

DSC00288 下到山脚,时间已是中午一点多钟。本想打车回去,但价格超过心理价位不少,我们决定等等后我们上山的一对背包客夫妇,到时一起拼车。此时,我们饿得要命,得先解决午餐问题啊。Stafan看见附近有个院子,带我走了进去。

DSC00282

进到大厅,发现原来是个学校。小孩子们正在朗诵课文。DSC00284 校长是一位24岁的韩国女孩,她在几年前出资义务开办了这所学校,自称是佛教徒,很喜欢菩提迦耶宁静的氛围,目前和男朋友定居在此。我不禁暗暗佩服她的生活状态。Stafan向女孩说明我们是来山上玩,现在中午暂时还回不去,想来问问你们这是否有免费的午餐提供(似乎很娴熟的样子)。韩国女孩表示没问题,马上带我们到食堂让我们坐下。几分钟后,她拿了两个盘子出来,我一看马上强忍住有些不适,好简单的午餐,只有土豆泥和粗大米,还有盘子干不干净啊,似乎一点胃口都没有,关键是,这里不是专门招待外地游客的餐馆,没有勺子啊!但这是别人热情招待的午餐,我怎么能拒绝呢,而且还是韩国妹纸啊。一旁的Stafan早已伸出神奇的右手吃得津津有味。此时韩国女孩已经回到教室继续上课。我迅速调整了下情绪,看来,今天无论如何必须迈出这一步了。我伸出右手,瞄准一条还算大块的土豆抓过去,成功进嘴,就是手指有点粘乎。不过,或许是太饿,更可能还是有点犹豫,我尝试第一次用手抓饭粒时,把米饭漏了一地。草草吃完午饭,韩国女孩下课后走了过来,告诉我们顺便把盘子洗洗放好就行了,我观察了下Stafan洗盘子,终于明白了她所谓的洗其实就是拿到水龙头下冲冲即可,不放任何洗洁精(也没有)。我很疑惑,难道当地人都是这样洗盘子的吗?刚到印度几天,我显然还不太适应这里的卫生和饮食。与他们道别并留下email后,我们离开了学校。

出门等了半小时,两位老外带着他们的两个小孩终于下山。这对夫妇是荷兰人,男的叫Jack,非常喜欢足球,自称埃因霍温永在心中。当他听说我来自中国时,非常吃惊:“中国人从来不单独出来旅行的!”,我说,“你指的是在印度吗?”,“不是,我从来没见过单独出行的中国人,任何国家!”Jack曾在西藏支教3年,性格非常爽朗,后来我从他和Stafan交流对达赖喇嘛的看法了解到,他对西藏文化的了解,比我这个本国人还多得多。而我由于这方面知识未成系统,且关于他流亡到印度后的内容仅知道零零星星,加上自己英语交流反应还总是慢半拍,看着两个外国人在交流达赖喇嘛时,我一个中国人竟然插不上话!真是感到非常惭愧,回去一定要恶补一下。

DSC00308 

回到小镇,我们又来到菩提寺休息,看见许多小学生过来参观。Stafan带我来到正觉大塔旁草坪的一个帐篷边,说里面有位他的美国朋友。这位年纪将近50岁的美国老外语速柔弱,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伸出头来看Stafan。原来这位老美已经在这扎营呆了2年了,而由于这里的寺庙非常开放,对各国的佛教徒海纳百川,允许他常年在草坪帐篷里念经休息。他自称最想去瓦拉纳西附近的鹿野苑看看,那也是印度的佛教圣地之一。我问他,瓦拉纳西离这里距离不远,你为什么不去呢?他告诉我,他已经没有能量,走不动了。我出于职业病的习惯,心想他会不会是得了抑郁症呢?

DSC00303

菩提寺后边是住宿区和接待区。

DSC00199DSC00203

由于迦耶只是一个小镇,因此我之前只能买到凌晨过路到此的火车。Stafan带我回他的Guest House,这才发现他住的地方虽然不太好找,经常绕路,尽管特别简陋,但比我的350卢比/天便宜太多,才40卢比/天,换做人民币的话,才4元钱啊。感叹印度真是个穷游的好地方。从旅馆出来,Stafan又带我去吃昨天一家不错的Lassi。这是一种带有酸味的印度雪糕,口感非常好。我原本还比较忌讳印度的饮食,害怕冰冻的东西容易闹肚子,经过这两天和Stafan游玩,感觉心里的卫生阈值已经一降再降,至少经过白天学校手抓饭的经历和两天来数次尝试Lassi均无不良反应,现在吃起东西来虽然还不至于肆无忌惮,但已经是比较放松了。因为碰见Stafan,我适应印度的速度逐渐加快了。拾好行李,吃过晚饭后,我们动身前往火车站。

下一站,是最有传奇色彩的千年迷城瓦拉纳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