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箱尘封的广告书(一)

今晚科室年饭,我喝了点酒,就偷溜回家写博客。又到了一年的底,趁着酒兴,总结一下我那纠结的2011吧。回想这一年,总的来说,过得有点不顺。

一,

事情还得从2010年底说起,因为这就是一部连续剧,我没有办法分开。有那么段时间,终日浑浑噩噩,有些看不到未来,就像少年维特一样,我也在面对成长的烦恼。我的人生命题,似乎总是以跳跃的方式来作答。想了很久,我决定摆脱当时工作的单位,做个广告人。要学一门新技术,首先得搞到这门学科的必读书和经典书。我那时没有广告界的朋友,只能从网络搜索。凭着以前对搜索核心信息的经验积累,基本上搜集全了,最后列了个书单。第一阶段买下来,花了将近800元。有些经典的书是小册子,也有些年代,价钱不贵。像《拉斯克尔的广告历程》,不过十多元。关键是像《广告的艺术 乔治·路易斯大型作品集》此类图文结合的大号彩册,随便一本就耗掉几百。总会碰到一些不顺的时候。有几本书市面上已经不再版了,最后是通过淘宝一家翻印店搞到手,都是《奥格威谈广告》这类开化意识的译作,不可能错过的。

二,

真正铁了心弃医从文,是到了12月份,就是我把上面这些书刚刚凑齐快递回来不久。那种感觉很难描述,仿佛冥冥之中有个手臂在推着你往另一条路走。还记得大二的时候,一次回家过年的最后一晚,老妈送我去到车站,我们边走边聊。老妈说,你想转就转吧,主要自己考虑清楚。每当我到了人生的路口做选择时,由于父母文化不高,见识也不广,多数时候都提不出建设性的意见。不过,一旦我选择了其中的一条路,他们总会支持我。于是,我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电话,向她表明了我想转行做广告的意向,“当医生太强调条理性了,我兴奋不起来,不太适合,还是喜欢做广告的感觉。广告做好了,也是很有钱的,你们不用担心。”。这基本上就是我当时说的原话。老妈在关键时刻总是很开明,“反正你想清楚就行了”。父亲当时还是有些顾虑,主要集中在广告业生命期一般不长,多数人可能做到40岁,假如观念更新不够,很容易就落伍了,“那逐渐退下去后,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其实也考虑到了,“那就读个传媒博士,然后争取到一所大学(专)院校教广告吧,到时会稳定点,而且我也喜欢传授经验给下一辈”。整个准备的过程,父母几乎没有给我施加什么阻力,尽管我还是能体会到他们心底的隐隐担忧。

三,

取得父母配合后,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全身心自学广告。那时我的电驴刚买,只要从医院下班,我马上装上2本广告书,溜到区图书馆自习室看书。有时四顾下周围,不是准备高考的90后,就是试图成为公务员的二逼分子。而我,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苦逼青年。我只有经常安慰自己,关心我的人总有一天会觉得欣慰的,因为少了个庸医,广告界来了个牛逼青年。虽然那段时间,由于压力及预感命运出现变数的原因,体重减轻了一点。但能重拾自己的梦想,倒也蛮充实。就这样,时间来到了纠结的2011。随着对广告的逐渐了解,我开始感觉到,目前的参考书,还是不够。我再次利用以前做课题的经验,通过google搜索广告人邮箱,进行邮件咨询和入门求助。考虑到国内广告,就像国内文献一样,上乘之作不多。要有所造诣,出发的时候就得注意选择更高的台阶,我于是把求助对象锁定在母语为英文的广告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