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印度——初夜惊魂

我在七月份去了一趟印度,玩了四个礼拜,印度可写的地方太多了,我对印度的方方面面也都了解得比较粗浅,所以我准备把这次旅行大致按时间、地域、体验分成几个版块,把我自己的切身体会写成一个系列。

一、

首先说说加尔各答,这个城市是我印度之行的第一站,也是最后一站。加尔各答给我的第一印象,简直是人间地狱啊。由于廉价机票喜欢把航班安排在午夜,我从昆明飞达加尔各答机场,搭乘的士来到背包客聚集地萨德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将近1点30分了。司机把我停在萨德街路口中央,我一下车,这尼玛也太多无家可归的乞丐了吧,睡在路旁的,睡在垃圾堆顶棚的,也有睡在出租车顶的,我告诉自己印度到了。我打起十二分精神,肾上腺素急剧升高。我背起将近35公斤的背包,沿着阴暗破败的街道抬头找挂着招牌的Gueset House,一家一家的用我蹩脚的英文询问有房没有?出乎意料,旅店的员工总是呼呼大睡,好不容易叫醒,连问了数家,竟然都满客。耗了大半小时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心情沮丧极了。

二、

我在出发之前做过攻略,知道七月在印度多数地方,其实是淡季,所以才决定放弃要价偏高的提前预定,到达后再找。真没想到第一晚会如此狼狈,竟然几乎客满,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期和想象。我无助的站在阴暗破旧、乞丐横睡、野狗乱叫的街道,究竟能不能睡觉都已经是其次了,感觉只要哪几个乞丐三哥开始产生邪念,我的人生安全必然岌岌可危。只有尝试让自己镇定下来,想想办法。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到了印度比较流行小费的服务方式,而总有穷困潦倒的乞丐乐于做引路人的角色。一个乞丐指着楼上的一间Gueset House,示意可以带我去问问。我只有赌一赌他没有二心,跟着试试。一路摸黑爬到三楼,把员工叫醒,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告知客满。

网上找来的萨德街一条巷子,二楼以上大多经营旅舍,加尔各答的背包客聚集地。

三、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多钟,我的衣服早就被夹杂着闷热和紧张的汗水浸透,这时候,我的脑海闪过一丝念头,家人要是知道我此时几乎陷入绝境,肯定会疯掉的。由于还是第一天,之前知道来到印度一时半会可能适应不了这边的饮食,背包里预备了不少辣子鸡、牛肉酱的瓶瓶罐罐,此时却成了负担,我的肩膀被沉重的背包勒得非常难受。我感觉对背包重量的耐受,再拖延半小时无论如何都会崩溃了,也就是说,我必须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于是,又再次深吸一口气,穿过一条小巷,往另一边的马路试试运气。果然,这边路口就有一家装修不错的旅馆,Logo上写的是Hotel,不过我当时没觉得Hotel和Guest House有什么区别。旅馆环境非常好,还有冷气,走进去立马神清气爽。前台告诉我,还剩一间房,不过,当我得知价钱是无任何议价空间的一晚5000卢比(约500元人民币)时,而且必须第二天八点退房时,吓得瞠目结舌。这可是低物价的印度,从指南书上我知道,通常普通的Guest House是300-400卢比,5000卢比显然是天价,我简直无法接受。服务员看起来非常友好,我只有耐下心来再次尝试砍价,但显然这类旅馆看起来价格相当固定。我感觉就再差那么一点点,眼泪就要掉出来了。我双手合十苦苦哀求的问到,你们的沙发能睡吗?前台婉拒,这样的话明早客人路过看到不好。我几乎已经没有底线了,又继续祈求,我有睡袋,睡地板可以吗,明天一早我就起来?前台无奈的摇摇头。我无可奈何,毕竟这儿不是难民营,但是前台还是很耐心热情的告诉我出门再往右拐还有些旅馆可以试试运气。这位三个的好心让我之前的恐惧感消除了许多,送了他一张中国明信片后,我准备试试最后几个地方。

四、

出门不远,我又找到一家装修相对考究的旅馆,甚至配备专职保安。我费力的爬到二楼前台,天啊,还是5000卢比一晚。我的预算得呆一个月,现在第一天就花费500大洋,我实在很难接受。最后,我想到指南书上有提醒,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印度的警察还是比较能信赖的。远处路口正好有几个负责巡逻的警察叔叔,我赶快走上前,警察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饶舌的印度英语后,我终于听懂其中一句是问我,你带了指南书吗?我拿出地球步方出版的印度指南找到旅馆推荐的页面递过去,它指了指书中第一家推荐的旅馆Santi lodge Hotel,然后指了指我过来的方向,示意我应该考虑去这家Hotel。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询问过的那家带保安的旅馆,正是指南书上说的大名鼎鼎的Santi lodge。还有更便宜的旅馆吗?我问到。警察耸耸肩。我这回已经开始动摇了,毕竟是第一晚,安全落脚总是第一重要,实在找不到也只有先下住吧。

五、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样出现的,我刚谢过警察后转身没走多远,就差点被路上的东西绊倒,仔细一看,竟然是个横躺在路边的乞丐!我彻底屈服了。十多分钟后,我睡在了Santi lodge堪称五星配置的豪华大床上。惊魂的一晚,就这样结束了。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我躺在床上不禁在想,往后才刚刚开始的印度之旅,不知又会有着怎样的变数呢?

这一晚一直在紧张中度过,当然是没有闲情拿出相机咔嚓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