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终总结

2012年就要过去了,每年都得总结一下。

春节,第一次用旅行的方式在大理跨年。后来在丽江,听了好些好听的民谣,现在又多了个偏好。在昆明,文林路的麦田书店,了解到胡因梦有本《生命的不可思议》,我从这本书里仿佛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我博客名的英文(A Journey of the Soul )即出自此书。回来后集齐孤独星球系列的中国西部各省指南,我一直希望有机会到国外去体验生活,可这些书让我越来越认识到,原来国内也有很多既有人文又接地气的地方值得体会。

Kindle陪伴了我一年,大爱,也在10月份送给父亲一款,几周前电话回家,老妈在看《心术》!9月底,添置了一台ipad,台式电脑使用次数逐渐减少,现在还用来练英语听力和口语。觉得Kindle和ipad,其实是不能互相取代的电子产品,ipad让人对辅助设备有无限拓展的可能,但让人内心安静的,是Kindle,我觉得它有冥想的作用。

今年对我影响较大的还有一个人,何伟。在Kindle上看了他的两本书,《行路中国》和《甲骨文》。何伟在《甲骨文》开篇不久即说到,他在记者站工作,常通过剪报来进行信息归类,建立索引。作家李敖也有这个习惯。这样做的好处是,大幅度减轻了记忆的负担,避免无序的信息堆积,而只需了解关键词即可。这个方法配合Evernote等信息云存储软件使用更佳。年末的时候,我还看了《整理的艺术》,也提及信息量的减肥与整合思路,异曲同工。我有买杂志的习惯,常因一两篇精彩又可能有用的好文而一直保存整本杂志,不舍得扔掉,时间一长,难免堆积成山。其实,扫描并按关键词分类存入Evernote即可,房间清理了,自然一身轻松。我觉得这些思路会改变我以后的工作风格和效率,明年试试。此外,何伟的《行路中国》,让我第一次有了学车的冲动。

今年毕业论文的最后一篇货存发表了,但点数不高。另还在国内发了个个例。总体来说,乏善可陈。不过,个例能发还是挺开心,以前导师说我写中文感觉脱离不了英文语法习惯,那时是因为整天浸淫在英文文献里,没跳出它的思维方式,而且修为太浅,经过这两年有意识的打磨了下,中文遣词造句谈不上优美,但感觉顺畅不少。当然,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建立了个人博客。

这一年断断续续写了不少博文,如果要用最来评述的话,最喜欢的一篇,是《童年的记忆碎片()》;最具深度的系列,是《一箱尘封的广告书()》;文体最舒畅的游记,是《这个冬天和以前不太一样》;感性与理性结合最好的,是《出世的迷与惑》;最怀念的,是《中国人都喜欢的》;最别出心裁的,是《给父亲的书》。明年,还要笔耕不辍。

只是对目前的工作环境,我似乎越来越厌倦,整年日复一日的连轴转,让我的生活质量大打折扣。记得年三十那天,隔空连线电话回家,老爸不愿接电话,最后只能给老妈拜年。后来老妈跟我说,那晚其实他们也煮了好些菜,但是总感觉少了人气。由于休假太少,团聚与旅行,在我身上竟然成了一个鱼和熊掌的问题。当然,人们都向往生活是一出喜剧,但喜剧,往往有个悲剧的内核。人生有精彩,就有沉寂;大多数人,都很难一开始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明年,是我在南宁生活的第十个年头了,十年啊。老天,让我改变一下吧。

2013年,我希望多陪陪年迈的父母,增加和好友聚会的时间,希望能认识志同道合的朋友,我也希望工作能出现转机和机遇,我还希望有时间到印度寻觅心灵的导师,解开那些内心的枷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