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碎片(一)

一,

在五年级的时候流行过一阵游泳,我们都是偷偷去的。河水很黄,是当地的母亲河。班里面游泳技术最好的是老邓,广东人。老邓的招牌跳是前滚翻两周半,每次看他扎进水里我们都目瞪口呆。我现在才反应过来,广东人水上运动不是盖的。由于我的老家旁就有一条溪涧,我早在三年级就学会狗扒。当时最喜欢潜水。潜入水底睁眼时,吓我一跳,河水全是黑的。

我们上岸后不用毛巾,日光浴自然风干。只是感觉头发很有质感,厚沙一层。在离我们游泳的地方约10分钟路程,有一条横渡两岸的铁桥,因落脚面其实是一个钢管的弧面,只能勉强容一个身段。桥离河水落差超过30米,到我毕业的时候,一直没有勇气走一次。

二,

该说说我成长的环境了。小时候父母工作的地方太偏僻,他们为了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把我送到离家很远的姨妈家(西湾矿务局)上学。虽然从地图上看,只有100公里,但每天只有一趟班车出发,中途再转车,前后得花大半天才能来到姨妈家。不到寒暑假,我是不可能回去的。现在想来,西湾真是一个户外天堂!在公路两侧相隔不远的地方,有两座山。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两派各据一池。听老妈说,每次一交火,附近的居民都躲起来,怕吃子弹。但外公从来不听,总是偷偷跑出去看热闹。

这两座山,是我们周末的乐园。一位叫芝麻通(我起的绰号)的同学,曾收获一把战刀,让我们羡慕好一阵子。山上如今还有一些陷阱,宽近三米,不过已经长满野草。山脚曾枪毙过几排反动分子。长辈们都不太支持我们上山,说阴气太重。

三,

从三年级开始,班主任把每天锁门的任务交给我。这完全是因为我离家太近,坐在卧室的窗台就可瞄到教室。一般来说,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都会早早撤离,回去写作业。留在教室玩的都是班里的刺头,他们不走,我就无法锁门。

同学们陆续撤离教室,多数情况下会剩下三个主角:老冯、老货(贺),还有我。老冯和老货个头不大,属于教科书里面描述的那类经典的捣蛋鬼。在下课后的将近二十分钟里,我们一般有两个固定节目。首先,回忆前晚卫视中文台的经典桥段。例如,陈真(甄子丹)吃了辣椒后又到哪帮小日本那踢馆?偶尔,老货会模仿电视里某个女郎走猫步的广告,然后伸出半个兰花指,引得我们捧腹大笑。第二件事不堪回首。由于当时学校不够人性化,我们的教学楼很不方便。如果着急,得到跑将近500米的据点才能松一口气。紧张了一个上午的功课,这时候,老冯总是第一个扮演急先锋的角色,直接爬上课桌旁的窗户,随后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我们在二楼)。老货一般紧随其后。有时候,他也会别出心裁。比如,利用班委配有的浇花壶进行人工灌溉,就是他的得意发明。在我毕业的时候,依稀记得楼下一溜后勤部刻意种养的花草仍然长得茂盛茁壮。当然,小的偶尔也露一手圆月弯刀的本领。这叫看门绝技嘛。

时间很快过去,我们完事后赶紧回家,还要劈柴煮饭呢!

发表评论

XHTML: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