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印度—两次误点,邂逅两个大叔

按照列车预定时间,从瓦拉纳西到达克久拉霍应该是清晨5点15分。由于火车不会报站,我保险起见一般都是除了手机订闹钟外,另带了个闹铃。没想到意外还是发生了,我醒来时一看手机,已经7点钟了。我猜想肯定是手机没闹醒,再看闹铃,电池竟然掉了出来!我看看窗外,感觉印度的荒郊野外永远都是一个模子,有点慌乱,看来是误点了。赶忙向旁边的阿三打听,意外的是我被告知,克久拉霍十分钟后到站。火车也误点了,负负得正,我竟然准点到达! 克久拉霍是个宁静的小村庄,它的性庙群在伊斯兰统治时期摧毁前,一度达到85座,目前仅保存22座。我在村子中心找了一间别墅,环境和位置都不错,价钱仅收500卢比。洗完澡,我研究了下地图,决定先到免费的东庙群看看。 由于不是旺季,又或许村子偏僻,感觉路上几乎没什么游客,每个路人都好奇的打量着我。一个小孩跟上来,向我搭讪。显然,或许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只大肥羊,谁都想揩点油,小孩也不例外。在印度呆了一个多礼拜,我已经基本上适应了这里的生存方式,此刻我心情不坏,所以也开始顺势和小孩聊起天来。不过,想从我身上揩点油,门都没有。此时我发现,竟然开始能和印度人比较自如的聊天了,尽管对方只是个小孩。不过这也基本上意味着,我的口语其实相当于印度的小学水平吧。 我们一路聊天,走出村子大概10多分钟,就到了东庙。景区守护人很热情的走过来招呼我,他告诉我,这里就是他的家,因为晚上也睡在庙里。这位大哥一路跟着我看,甚至充当起了导游,时不时提醒我不要漏过某个旮旯的精彩雕刻,还能引经据典的说出后面的历史来头。不过,在我准备离开时,这位大哥还是暴露了他的私念,向我索取小费。其实,在克久拉霍呆的一天给我印象很好,宁静又物价便宜。只是,我对这些试图先斩后奏的方式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人们总是难以避免被商业化改变一些行为,从这个角度来说,印度人和中国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在我最后一天回加尔各答的列车上碰见同样问我要小费的服务员时,我的观念开始有些转变。直到最近开始思考,要小费这个事,除了商业化本身,或许还和印度曾经殖民地的英式文化有关吧。但我当时无法理解,没有给小费,离开了这位大哥。现在仔细想想,似乎不够应该。但我想,下次再去印度,我会在选择是否给小费上拿捏得更加合适的。值得一提的是,在返回途中,一个路口向一个大叔打听路线时,大叔叫我上他的车,他告诉我他的商店就离我的别墅旁。我看大叔一脸实诚相,不像骗人,并一再强调free,我扛不过他的热情,上了他的小车。大叔自称是做手机生意的,非常喜欢旅行,最远的是尼泊尔徒步,对尼泊尔的风景赞不绝口,但是平时时间不多。我们还没聊几句,就开到了大叔的小店,果然,离别墅只有20米。我谢过大叔后,回到旅馆。 在别墅煮完面条,已经是下午6点多了。我慵懒的趟在床上翻看指南,准备计划第二天如何扫荡剩下的性庙群。突然间,我翻到书本里夹着的一个小纸条。这个纸条是我在出发前,专门把所有的列车出发时刻和火车站名浓缩做成用来方便提醒自己(以前看英超从穆里尼奥教练学到的小纸条战术)。我仔细打量了一下第二天发车的时间,不对啊,从克久拉霍出发到下站阿格拉的火车是7月9日18点20,正是今天此时此刻啊。而我这个马大哈,竟然还躺在床上研究明天。我突然想起来,在原来的计划里,克久拉霍是一个白天看完当晚就走的!我又重新看了遍小纸条,纸条在克久拉霍站一旁还专门标注了“下车存包”,意思是早上到站时存包,然后玩完再回到车站取包即可。我有点发懵,都说印度火车误点,可我做了这么多趟,也只有今早一次误点,此时赶到火车站最快也要七点多了,还来得及吗?而且,我把最经典的西庙群留在了第二天,现在就走,不甘心啊。明天,又怎样买票过阿格拉呢?我脑子有点乱,赶快跑到大厅求助房东。房东很坚决的告诉我,即使现在赶去车站也来不及了,第二天早8点10分还有一趟去阿格拉的火车。 于是,第二天清晨六点,出现了一个小伙子暴走西庙群,那个人就是我。我成了当天的第一个游客,然后一个小时扫荡完了大多数性庙。由于第一天在东庙和攻略上了解到各种奇形怪异的雕刻好发的位置,虽然没有导游提示,却也发现了一堆看得我瞠目结舌的场景。好在清晨有清晨的宁静,没有旁人打扰玩自拍。完毕后,我打了辆Tutu车离开了这个宁静的小村子。 在克久拉霍火车站,我只能买到最便宜的General ticket,即站票。旁边的一个小伙子带着母亲也准备和我坐同一辆火车。他告诉我,可以跟着他一起上车。火车果然准点到达,我跟着他们母子两一起上车,当地人果然精明,原来他们把我带到了一节空荡荡的卧铺车厢。换句话说,只要没有人来查票,我们就可以一直鸟枪换大炮享受卧铺的待遇。显然,这是空想。二十多分钟后,一个列车员坐过来。看见我旁边的这对母子,立马破口大骂,很快就被驱逐出卧铺车厢。有意思的是,我没察觉到这位列车员一丝对我生气的意思,他的火都是冲着这对母子两去的。只是很纳闷,他为什么不对我发火呢。待打发完这对母子,列车员坐到我旁边,问我去哪。他告诉我,可以选上一节已有乘客的任何一个空位卧铺,但是要补差价。补完费用,我得以很顺利的又继续呆在卧铺车厢里。当晚,我来到了这个坐拥印度地标泰姬陵的军事小镇阿格拉。 泰姬陵值得票价,我从清晨5点30进去,在里面足足呆了3个多小时。其中还看见一对外国情侣带着几个跟班拍婚纱照。我坐在泰姬陵下的大理石上,欣赏着这些惊叹的建筑艺术,尽管之前看过太多的泰姬陵照片,当你身处其中,仍然无法不感到震撼,美的东西永远会引起共鸣。 从泰姬陵出来准备去红堡前,我打算去一趟邮局。在克久拉霍给几个哥们姐们带了几本小黄书,打算先寄回去。没想到,邮局的人竟然以内容太黄为由拒绝寄出。这个奇葩的国家,敢公开卖黄书却不同意寄书。更让我惊叹的是,一位工作人员偷偷跟我说,你这说多少钱买的,卖不卖,我也想要一本,价钱可以多一点。我告诉他,这是我从克久拉霍带过来的,是准备送给朋友的,没有多的了。没办法,我只有装进背包,还是自己带回去吧。 我在阿格拉走了着错棋,让我后来在列城后悔不已:由于阿格拉当地温度很高,我竟然大中午游玩红堡,还跑到几乎已经不对游人开放的清真寺逛了一圈,差点中暑。至少当天,出了很多的汗,使得第二天来到列城后,竟然出现比较明显的高原反应。在红堡,我还碰见一个中国游客,他是第二次来印度,据说准备飞到孟买参加当地朋友的婚礼。 我在阿格拉的火车站,又邂逅了另一位大叔。这位大叔和我一样,就坐在我后背的椅子上,一打听,等的是同一辆去德里的火车。而我自己,此趟去德里的目的只有一个,从火车站转车到机场坐清早7点飞列城的飞机。这位大叔告诉我,他也准备去机场,准备飞南部的班加罗尔,并告诉我可以跟他一起去。我似乎很幸运,这几天每次在车站总是能碰见同路人带路,德里火车站口碑不好,据说是世界上骗子最多的地方,我听到大叔这样说,当然是乐意了。片刻后,又不免有一点点迟疑,我不知道自己有时候容易相信陌生人,究竟是优点,还是容易被利用的缺点。一方面,我不太愿意屈服于世俗,仍然愿意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友善的人和地方;另一方面,一个人在路上总是难免警惕性更高,这种矛盾,有时会同时出现在脑袋里。好在,大叔手上正好拿着飞机预定的打印纸。我装作好奇的看了下,果然是第二天甘地机场的班次,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阿格拉去德里的火车上,第一次试了坐票,舒服 到德里已经是夜里11点多了。大叔还是第二次到德里,其实我发现他也不是特别熟悉找去预付费的士的位置。不过他性格不急不躁比较温润,我也跟着他走,我感觉他费不了太大功夫就会找到的。我们一起拼了辆的士赶往甘地机场。在车上我才逐渐了解到,这位大叔原来是做建筑,此行准备去班加罗尔参加一个比较有名的建筑公司面试,听他说已经通过了电话面试。如果没有意外,很快就会离开阿格拉举家迁往班加罗尔。我告诉他,我也和他类似,准备到一个新的城市学习、生活了。两个来自不同的国家的人此刻却有着相似的境遇,真是奇妙的遇见。我们在机场道别,我祝他事业顺利,有机会到中国看看。 剩下又是我一个人独行了。如果把此行比作一个电游,克什米尔地区的列城无疑是终极boss,高海拔、局势不稳(尤其是和中国)、安检极为严格,太多的未知。最重要的是,我这次一定不能误点,否则错过飞机剩下的旅途前功尽弃。就这样,带着期待、紧张和未知,我生平第一次在机场过夜。不眠夜。 下一篇,是此行最精彩的克什米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