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印度——人间大熔炉加尔各答

一、 其实加尔各答在这次印度行程中最主要的功能,是往返国内的中转站。它的主要景点都在市内,而且距离前晚住宿的萨德街不算太远。这座城市原本是个小渔村,后来英国殖民统治时将其作为首都,一度成为印度最大的城市。时至今日,包括银行、邮局这些机构,仍然在教会或礼拜堂风格的建筑里办公。我从印度回来后参加了曾七次前往印度的粤籍旅行家吴志伟在方所的讲座才知道,加尔各答在恒河入海口孟加拉湾处有无敌的海景和海鲜,是印度上层人士度假的去处,目前国外游客知道的还不多,由于印度人几乎不吃螃蟹,那里螃蟹相当便宜,最重要的是,味道鲜美,吴志伟说他曾一度吃到腹泻,回广州后已经完全接受不了差了几个档次的南沙海鲜,拒绝食用,引得我们现场听众直掉口水。 加尔各答的出租车是城市的一道景观。 二、 在萨德街转了一圈,办完电话卡后,我打了一辆的士,去找旅行支票兑换点。加尔各答在印度的地位,如果打个比方,德里相当于北京,有最大规模的城市历史建筑群;沿海的孟买相当于上海,是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大都市;加尔各答则相当于广州,发展商贸运输,又不缺文化历史痕迹。仅这个城市,历史上就出过三个诺贝尔奖得主,其中尤其以泰戈尔和特蕾莎出名。前者把加尔各答的历史、人文、喧嚣和贫穷转化成创作的灵感;特蕾莎女生主持的收容院,则代表了印度极端落后的卫生经济现状。 三、 上为街道随拍,加尔各答交通极为崩溃,司机几乎没有刹车的概念,哪怕转弯也给人横冲直撞的感觉,但建筑却极具英式风格的古旧。它的老派还体现在,邮局寄送的包裹也采用最传统的针线缝合方式打包,让人感觉穿梭回英国的蒸汽时代。下图是我为原来的医院寄送的包裹。老头用白色的粗麻布包装后,进行缝合,然后滴蜡封口,再让我在白布上写上国内的地址,最后寄出。可惜的是,几周后我的同事告知,包裹中有三瓶分别由芒果、幼橘还有一种我说不出名字的水果制成的罐装印式酸辣酱,因为运输颠簸,打破了!   位于梅登公园旁的比拉尔天文馆。 四、 据说是东南亚最大,世界第二大的天文博物馆,我目测其实不大。到达时还差十多分钟开门,但外边排的长队已经差不多延伸到街道了。我向旁边的几位大叔打听了下,都是从周边的小村镇过来的,有的则是带着小孩来学习天文。我在建筑旁找了个位置坐了会,看到几批陈群结队的当地学生从馆内出来,印度人真爱学习。一位当地电视台的主持人看到我是唯一的外国游客,想采访我,不过我当时哑巴英语学了十多年还不太能组织成句,就拒绝了(我发誓,如果我口语OK,一定不会忘记展望一下中印两国道路虽然曲折,但前途一定是光明的合作前景哒!)。于是,跟着一堆印度人排队。我原来以为圆顶的外观结构只是风格使然,没想到进去一看原来是一个模拟的宇宙星空。进入馆内,才发现之前的目测有偏差,因为馆内还需往地下走一段,所以实地感受已经很巨大了。坐在排成一圈圈逐层升高的座椅,半趟着望向圆顶的天幕,非常舒服。当全场灯光熄灭,天文星象投影在巨大的天幕时,我也仿佛跟着进入梦幻的宇宙空洞,跟随群星交替演绎,我重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原本对天文没太大兴趣,但看完后意犹未尽,我又围着陈列馆围着慢慢走了一圈,欣赏那些至今还叫不出所以的宇宙大爆炸和科学家。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细节,馆内的小广告上看到每周科普的讲座安排,观众可以各取所需根据喜好选择时间前往。 五、 加尔各答城市规划最大的亮点,就是位于市中心长宽数公里的梅登公园,有点类似于纽约的中央花园,在最繁华的地带留置了大片的公共区域。花园一侧是城市主干道,沿途经过特蕾莎的死亡之家,印度博物馆,还有各种修道院。而马路上,疯狂的出租车、无门(上下车方便)的公车呼啸而过,反观另一侧的中心花园,则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和草地,有人在草地上喂马,孩子把草坪当球场玩球,这种闹中取静的冲击让人产生极大的反差感。我花了15卢比买了公园里维多利亚教堂(下图)的门票,到里面转了一圈,发现好多印度人一家出来休闲。我找到一个角落坐下,欣赏维多利亚教堂随着日落的光影变化。 六、 没想到的是,公园的休息后来变成了暴风雨前的平静。由于当晚10:10将乘坐火车前往迦雅(Gaya),我原定的行程为走出公园后回萨德街吃饭拿行李,然后打的去豪拉火车站。印度火车登车和设置站台的方式和中国完全不一样,指南上和过往驴友的推荐,都是尽可能提前1个小时以上的时间赶到车站候车。我呆到公园六点半关门后,准备打的回旅店。很快,我拦下一辆的士。但的哥的开价有些偏高,我没讲下价,就放弃了。谁知这一趟错过,把我肠子都悔青。因为,我在余下的一个多小时内,竟然没能截下一辆的士!不是别人不想搭,而是七点后正式迎来加市的交通高峰,仿佛所有的车辆都在这个时候出动,一起挤在大路上狂奔,偶尔来一辆的士,即使看见我招手,也找不到合适缓冲的地方停车。毫无疑问,冒然停车必然会连环追尾,连公车上客都仅把速度稍下降,路上的乘客见状即算好时间差飞快跳上,在我一个刚来印度的人来看,简直是玩命呐。我也想过试试公车,但这里没公车牌和地点的英文信息,我完全看不懂。 七、 我逮到路边的一位保安求助,被告知或许过马路那边停车会方便些。问题是,我一直没摸清他们红绿灯的规律,感觉路上的车辆从来没停止过。这时候,我发现旁边的一位高个头的大哥也准备过马路,他示意我跟着他走。我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死的摁扶住他的肩膀,跟着他的节奏前行。印度人过马路不是靠人行道,而是靠神奇的上肢。只见这位三哥每每在汽车即将撞过来的前几秒,伸出他靠汽车一侧的上肢,五指半掌开,就像爬坡时推车的姿势一样。神奇的是,汽车察觉到这种带有震慑感的肢体语言后,竟然都纷纷配合的刹车让路,一一化险为夷,简直就像玩青蛙过河的游戏! 八、 不过,即使换到另一边等车,也是无济于事。其实我也发现偶尔几辆空的的士,但即使所处的地方可以靠边,他们也不停,难道印度也像中国一样,还要去交班?!天色早已暗下,看着四处呼啸而过的汽车,我脑袋有点发懵:这简直是人间地狱啊。时间已经将近八点半了,假如再搭不上车赶到火车站,很可能第一天火车就会错过,我非常焦急。只有再试试其他的地方,我把正常的逻辑全抛弃了,这次换了个离萨德街方向更远的地方,还找了条小路。我来到一个单位的出口,心想或许这里转弯的地方能有人会尝试停车。我站在一处石碑上,垫起脚,连的士都懒得看了,只是不停的摆手示意停车,真是豁出去了。其实到最后,我还是没拦到一辆的士。幸运的是,一辆私家车竟然停在我面前,示意我上车!我价钱也不问,直接上车。司机竟然妥妥的把我送回了Santi lodge,车费还和打的一样。Incredible India!               过了豪拉大桥左拐,就是豪拉火车站。紧张的夜景照一如既往的缺乏。 九、 我回到旅馆,火速背包,值班经理知道我要赶到火车站,直接电话叫了辆的士过来,还让酒店背夫帮我把包背下去。我勒个去,果然是五星级宾馆。我坐在的士上,看着外边喧嚣的夜景,感叹若非幸运女神眷顾了一下,今夜又将是一个无比悲剧的夜晚。值得一提的是,夜间的豪拉大桥场景非常震撼,除了金属感的外观,在交通高峰时路过,可看到两盘的人力车满载背负吃力的往上爬,货物多的还可看见几个帮手在后面使劲推,整个上桥爬坡的路段都是这种场面,加尔各答人间大熔炉的特点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拿出三根中国火腿,将近九点,终于在车上吃上了“晚餐”。 十、 不过,刚来到这个神奇的国度,注定不会平静。我在豪拉车站折腾了将近一小时后,最后在一位善良的印度学生帮助下,才在开车前十分钟顺利找到火车。有关印度火车的各种遭遇,我会单独开一篇博客。原因很简单,如果没坐过火车,就不算来过印度。

行走印度——初夜惊魂

我在七月份去了一趟印度,玩了四个礼拜,印度可写的地方太多了,我对印度的方方面面也都了解得比较粗浅,所以我准备把这次旅行大致按时间、地域、体验分成几个版块,把我自己的切身体会写成一个系列。 一、 首先说说加尔各答,这个城市是我印度之行的第一站,也是最后一站。加尔各答给我的第一印象,简直是人间地狱啊。由于廉价机票喜欢把航班安排在午夜,我从昆明飞达加尔各答机场,搭乘的士来到背包客聚集地萨德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将近1点30分了。司机把我停在萨德街路口中央,我一下车,这尼玛也太多无家可归的乞丐了吧,睡在路旁的,睡在垃圾堆顶棚的,也有睡在出租车顶的,我告诉自己印度到了。我打起十二分精神,肾上腺素急剧升高。我背起将近35公斤的背包,沿着阴暗破败的街道抬头找挂着招牌的Gueset House,一家一家的用我蹩脚的英文询问有房没有?出乎意料,旅店的员工总是呼呼大睡,好不容易叫醒,连问了数家,竟然都满客。耗了大半小时还没找到落脚的地方,心情沮丧极了。 二、 我在出发之前做过攻略,知道七月在印度多数地方,其实是淡季,所以才决定放弃要价偏高的提前预定,到达后再找。真没想到第一晚会如此狼狈,竟然几乎客满,完完全全的超出了我的预期和想象。我无助的站在阴暗破旧、乞丐横睡、野狗乱叫的街道,究竟能不能睡觉都已经是其次了,感觉只要哪几个乞丐三哥开始产生邪念,我的人生安全必然岌岌可危。只有尝试让自己镇定下来,想想办法。深吸了一口气,我想到了印度比较流行小费的服务方式,而总有穷困潦倒的乞丐乐于做引路人的角色。一个乞丐指着楼上的一间Gueset House,示意可以带我去问问。我只有赌一赌他没有二心,跟着试试。一路摸黑爬到三楼,把员工叫醒,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告知客满。 网上找来的萨德街一条巷子,二楼以上大多经营旅舍,加尔各答的背包客聚集地。 三、 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两点多钟,我的衣服早就被夹杂着闷热和紧张的汗水浸透,这时候,我的脑海闪过一丝念头,家人要是知道我此时几乎陷入绝境,肯定会疯掉的。由于还是第一天,之前知道来到印度一时半会可能适应不了这边的饮食,背包里预备了不少辣子鸡、牛肉酱的瓶瓶罐罐,此时却成了负担,我的肩膀被沉重的背包勒得非常难受。我感觉对背包重量的耐受,再拖延半小时无论如何都会崩溃了,也就是说,我必须尽快找到落脚的地方。于是,又再次深吸一口气,穿过一条小巷,往另一边的马路试试运气。果然,这边路口就有一家装修不错的旅馆,Logo上写的是Hotel,不过我当时没觉得Hotel和Guest House有什么区别。旅馆环境非常好,还有冷气,走进去立马神清气爽。前台告诉我,还剩一间房,不过,当我得知价钱是无任何议价空间的一晚5000卢比(约500元人民币)时,而且必须第二天八点退房时,吓得瞠目结舌。这可是低物价的印度,从指南书上我知道,通常普通的Guest House是300-400卢比,5000卢比显然是天价,我简直无法接受。服务员看起来非常友好,我只有耐下心来再次尝试砍价,但显然这类旅馆看起来价格相当固定。我感觉就再差那么一点点,眼泪就要掉出来了。我双手合十苦苦哀求的问到,你们的沙发能睡吗?前台婉拒,这样的话明早客人路过看到不好。我几乎已经没有底线了,又继续祈求,我有睡袋,睡地板可以吗,明天一早我就起来?前台无奈的摇摇头。我无可奈何,毕竟这儿不是难民营,但是前台还是很耐心热情的告诉我出门再往右拐还有些旅馆可以试试运气。这位三个的好心让我之前的恐惧感消除了许多,送了他一张中国明信片后,我准备试试最后几个地方。 四、 出门不远,我又找到一家装修相对考究的旅馆,甚至配备专职保安。我费力的爬到二楼前台,天啊,还是5000卢比一晚。我的预算得呆一个月,现在第一天就花费500大洋,我实在很难接受。最后,我想到指南书上有提醒,当你需要帮助的时候,印度的警察还是比较能信赖的。远处路口正好有几个负责巡逻的警察叔叔,我赶快走上前,警察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饶舌的印度英语后,我终于听懂其中一句是问我,你带了指南书吗?我拿出地球步方出版的印度指南找到旅馆推荐的页面递过去,它指了指书中第一家推荐的旅馆Santi lodge Hotel,然后指了指我过来的方向,示意我应该考虑去这家Hotel。我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询问过的那家带保安的旅馆,正是指南书上说的大名鼎鼎的Santi lodge。还有更便宜的旅馆吗?我问到。警察耸耸肩。我这回已经开始动摇了,毕竟是第一晚,安全落脚总是第一重要,实在找不到也只有先下住吧。 五、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这样出现的,我刚谢过警察后转身没走多远,就差点被路上的东西绊倒,仔细一看,竟然是个横躺在路边的乞丐!我彻底屈服了。十多分钟后,我睡在了Santi lodge堪称五星配置的豪华大床上。惊魂的一晚,就这样结束了。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我躺在床上不禁在想,往后才刚刚开始的印度之旅,不知又会有着怎样的变数呢? 这一晚一直在紧张中度过,当然是没有闲情拿出相机咔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