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都喜欢的

这周因为要准备一份重要的科研计划书,忙得焦头烂额。用了整整七天,我的业余时间呐!这七天,我反复选题、查文献、自我否定、再选题、再查文献、再自我否定中从结果上看是螺旋上升,但从对身心的摧残看,简直就是恶性循环。这些笔记都存在evernote里,数了下,换了六个题目。其中有几个题目都不错,但是因涉及到各种各样的分子、蛋白,太基础我实在不擅长。好在折腾了六天后,终于还是走回了自身免疫重叠综合征的老路,今晚一气呵成完成初稿。心得就是,一些少见的病例表明上看似研究价值对应的有限,但换个角度,就是一个研究常见病极端形态(如此次准备探讨的免疫平衡机理)的最佳模型。看来有些定律总会应验:永远别放弃自己擅长的和积累的。 今晚,写篇博文庆祝一下。触景生回忆,又想起了在成都做课题的那段日子。就发几张中国人都喜欢的: 上图,他们在拍熊猫,我在拍他们。图中橙色衣服的眼科大夫陈老师如今已为人母,幸福指数很高。图左切了半边的学中医的老兄(原谅我记不清名字了),性格随和,我第一次听说“天下美女在成都,成都美女在春熙”就出自他口。也因此,我们在刚来成都时,想实现的第一个小小愿望,就是去春熙路。图右的酷似小马哥打扮的徐,如今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成都三月的舍友。中间老外不认识。  这位阿哥,来自湖南,说话和他的外形一样可爱,我们都很喜欢他!路过池塘,还会不顾景区许可与否,激动的蹲下捞鱼,真是人见人爱的怪蜀黍! 这些主角,他们的宝宝在屋内,摸一次上千元,还是远观吧。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大熊猫定为国宝。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些小动物,点缀在各个角落,它们让逛园子显得不那么单调。反而盛名之下,做熊猫很累! 倒是基地花草千姿百态,会有许多摄影师来此采景。这位无法介绍,我也不认识。 最前方的招哥,是我们一伙中工作过又有闲钱还会玩儿的同伴之一,每天来教室都会带个塑料袋,里面各种吃的。他的导师在其临行前吩咐,到那冬天买被子垫被,都报销! 午后,我们来到基地附近的农家乐开荤,一桌爽口川菜,十来人只要两百。老板实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