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化西游

男人还真像女人一样,总有那么一段情绪低谷期。于是只能忙里偷闲,今天随意找了个离南宁不近不远的地方,玩了一天。大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酱紫的: 一,或许是县城附近有些工厂加上本来阴郁的天气,这里的天空一点也不比南宁蓝; 二,大化人当地操桂柳话,但不少人也说普通话,究竟是什么历史原因呢? 三,城区马路宽广,相对来说,人烟稀少,跟这些天南宁许多路段肠梗阻的状况真是天壤之别; 四,本地比较出名的大自然野菜馆,试了下,没太多感觉,于是吃完后坐着看了会带去的三联; 五,登将军山出了一身大汗,暂时的抽离喧嚣繁杂,山顶空气清冷但干净,以疲解疲的效果不错; 六,从城区能看到的一段红水河来看,如深入去古文一段坐车缘路看看红水河较经典的路线应该不错的,可惜时间不够,因为再转车回大化恐怕赶不上回邕的车了; 七,我没有像何伟一样,碰上村委选举。

中国人都喜欢的

这周因为要准备一份重要的科研计划书,忙得焦头烂额。用了整整七天,我的业余时间呐!这七天,我反复选题、查文献、自我否定、再选题、再查文献、再自我否定中从结果上看是螺旋上升,但从对身心的摧残看,简直就是恶性循环。这些笔记都存在evernote里,数了下,换了六个题目。其中有几个题目都不错,但是因涉及到各种各样的分子、蛋白,太基础我实在不擅长。好在折腾了六天后,终于还是走回了自身免疫重叠综合征的老路,今晚一气呵成完成初稿。心得就是,一些少见的病例表明上看似研究价值对应的有限,但换个角度,就是一个研究常见病极端形态(如此次准备探讨的免疫平衡机理)的最佳模型。看来有些定律总会应验:永远别放弃自己擅长的和积累的。 今晚,写篇博文庆祝一下。触景生回忆,又想起了在成都做课题的那段日子。就发几张中国人都喜欢的: 上图,他们在拍熊猫,我在拍他们。图中橙色衣服的眼科大夫陈老师如今已为人母,幸福指数很高。图左切了半边的学中医的老兄(原谅我记不清名字了),性格随和,我第一次听说“天下美女在成都,成都美女在春熙”就出自他口。也因此,我们在刚来成都时,想实现的第一个小小愿望,就是去春熙路。图右的酷似小马哥打扮的徐,如今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他是我的同学,也是成都三月的舍友。中间老外不认识。  这位阿哥,来自湖南,说话和他的外形一样可爱,我们都很喜欢他!路过池塘,还会不顾景区许可与否,激动的蹲下捞鱼,真是人见人爱的怪蜀黍! 这些主角,他们的宝宝在屋内,摸一次上千元,还是远观吧。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大熊猫定为国宝。 相比之下,我更喜欢这些小动物,点缀在各个角落,它们让逛园子显得不那么单调。反而盛名之下,做熊猫很累! 倒是基地花草千姿百态,会有许多摄影师来此采景。这位无法介绍,我也不认识。 最前方的招哥,是我们一伙中工作过又有闲钱还会玩儿的同伴之一,每天来教室都会带个塑料袋,里面各种吃的。他的导师在其临行前吩咐,到那冬天买被子垫被,都报销! 午后,我们来到基地附近的农家乐开荤,一桌爽口川菜,十来人只要两百。老板实惠!

旅行文青的人文地理书目

                                                          喜洲赶集的小孩 现在许多畅销书都浮躁,发行有些年代(经济改革前的田野调查风俗保留才好)的人文地理读物,往往更能满足特定群体,嚼之别有一番趣味。 这类书常以系列为单位出版,可顺藤摸瓜。上海文艺出版社的民俗、民间文学影印资料丛书系列整套都可看看,《水摆夷风土记》(云南)也出于此;其他书系,如中国边疆探察丛书系列也有许多田野调查(《版纳絮语》、《西南访古卅五年》等);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的民俗文库系列;云南人民出版社的旧版书系(《从滇缅路走向欧洲战场》、《漫游散记》)。 费孝通的《云南三村》是不错的社会学术著作。贵州,《影印在老照片上的文化:鸟居龙藏博士的贵州人类学研究》、《在中国的西南部落中》、《石门坎文化百年兴衰—中国西南一个山村的现代性经历》。湖南,有《武陵人家》。如果喜欢藏秘,推荐《雪域求法记》、《喇嘛王国的覆灭》。新疆蒙古方面,《漂落异域的民族——17-18世纪的土尔扈特蒙古》、《天山问穹庐》、《边疆与民族——历史断面研考》。 当然,也有些耐读的畅销书:《冬牧场》(新疆;据靠谱的旅行文青评价,这本是李娟书系里最值得看的)、《父亲的战场》(滇缅;《读者》杂志曾节选,后才了解到此书)、《甲骨文》(新疆;本人正在看,喜欢西北地域文化的推荐;大赞何伟随性又细腻的玩法)。 历史地理不分家,国外的首推一位叫戴蒙德的大学地理教授用地理视角推写出的历史书,《枪炮、病菌与钢铁》,尤其解构中国一章。 也可按出版社查,三联较好此类。还可在孔夫子找云南、四川、贵州等感兴趣地区的当地二手书店,因许多类似读物都产自当地出版社,存货又有限。 以上部分为本人看过,有些为查阅整合所得,其实,我也是在逐渐走到西南一带才逐渐了解些地理文化并喜欢上的。感叹中国原本的丰富同时,也唏嘘自己九年义务教育的地理课老师会教得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