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斩获

校对稿 最近只要一开电脑,就会首先登陆邮箱,有时一天之内多次刷屏,真是有点儿焦虑。我只是在等待好消息。今天下夜班,回家看邮件:一篇个例报告终于接收了,这是第一次在中华牌上发文。这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作为国内神经科领域最权威的杂志,一直以来,它在成长中也同样夹杂着一些质疑的声音。但从本次3月投稿至今接收,历时半年,本人一穷二白有人认识哥才怪,事实证明,不也没被和谐掉吗?其实,如果文章真的写得不错,总会有竞争力的,哪那么多的厚黑哒! 说说这个病例吧。这是一例格林巴利综合征合并急性脊髓炎的病例。它的报道价值在于1)罕见:目前国际上类似重叠综合征的病例,仅10余例,国内几乎不太报道过;2)我们的病例又与此前报道的10余例有所区别:之前的大都是短时间内先后(或同时)出现上述两种疾病,而本病例首发格林巴利后,间隔半年才再出现急性脊髓炎,提示发病机制可能与之前的这些重叠综合征不完全一样。实际上,不少医生都会认为,普通的医院,很难做出发到国内最好杂志水准的研究。其实,多中心大样本的RCT固然是好文章,但好文章永远不意味着等同于多中心大样本。设计巧妙、严谨的回顾性研究,同样也可做得漂亮。据看文献的经验,即使在顶级的神经科杂志如Neurology、Stroke,大概也有1/30这样的临床研究在发展中国家普通(三甲)医院即可开展,且这些研究往往关注非治疗领域(因较强调RCT证据的治疗研究受干扰因素太多,最难开展)。邻国的越南在神经感染性疾病就做得不错,Lancet Neurology几年前还邀请过当地医师撰写综述。至于个例报告,其实堪称发文章的捷径,尽管我此前多有留意,但几年下来也没能碰上合适的,实在可遇不可求。写这类文章的秘诀只有一个,开阔视野练就火眼金睛,剩下的就是等待不可求病例的出现。多读读发表在好杂志的个例报告,嗅觉就会变得灵敏,个例报告不等同于需要碰见少见的疑难杂症要病理确诊才能写,一些常见病的极少见类型,也有搞头。起初刚刚碰见这例患者时,也不太确定是否有报道价值。不过在很快进行文献查阅,并邮件咨询了几位发表过相似病例的老外后,觉得可以试试,在被几本国外杂志连续毙掉后,最后回到中国。所以,很多最后能成品的东西,在刚开始往往是不确定的,不过,一些疑问,会随着一直往下走逐渐明朗起来。这也是本次病例的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