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吸烟”医生的无奈

事情发生在最近的一天下午。我当时在办公室上班。一位患者的女儿来到我座旁。这位患者父亲,两天前刚因再发抽搐(脑出血后遗症遗留的癫痫发作)入院。当晚由急诊转入时,我值班,因此算是照过面。原以为,这位家属是想来了解病情,因为看得出来,这几天她有些着急和焦虑。没想到几句寒暄后,大姐竟然突然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两包中华牌,塞到我的桌面,说是其父亲让捎来给我。我几乎不用思考,立刻拒绝了这次有些唐突的“送礼”。然而,中国人在送礼这一码事情上,从来就没有“知难而退”这个词汇。大姐说什么也要再次把香烟送出。起初我只是下意识的拒绝,没想到,情急之下大姐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十二分不好:“我爸说了,他现在中风后,都不吸烟了,这烟他用不着,就拿来给你。” 尽管我三番五次强调我不吸烟,并坚决退还。大姐似乎视父命如山,一次次又塞回。一来二去,两人几乎扭作一团。要是路人经过,恐怕会断言是又一起已产生肢体冲突的医闹。最后大姐强行把烟塞到旁边的凳子,并迅速抽身离去。那一刻,我呆若木鸡无可奈何。 我不会接受这样的“礼遇”。很简单,这是患者(个人)不需要的东西,然后施舍予人。这位贤淑的大姐其实已知,晚辈不抽烟。来回推脱十几个回合,说明我态度非常坚决,本不应还如此冒进。其实,古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为此意。此外,君是想通过一包烟让我对你父亲更好吗?其实,我对待患者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做到“敬业”即可,所以,即使没有这两包烟,我也会尽我所能。医生工作的真谛,其实也和大多数其他职业一样,敬业就好。事实上,并无必要对谁多花不必要的心思,因为我不打算从某位患者身上取得额外的好处或奖励。我需要的,会自己通过切实的努力争取。 在医院这个环境下,我对“礼遇”的态度,还表现在,也不喜欢锦旗这个东西,并以为是远期伤害。在场的另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医生以及我的学生,对我处置两包烟的方式瞠目结舌。事情也许本来没那么严重,我完全可以举重若轻不是?不是。大多数人也许永远不会理解。 谨以胡适先生的一段话代表我的想法: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忘了说,在这位家属闪身离开后,我把两包烟仍进了垃圾桶。 再次声明,未经许可,拒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