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生活中的小惊喜(一)

一, 最近淘宝买了本《英语医学词汇构词法》。此书快递为泛黄牛皮纸打包,没想到拆开包装,所用为老地图背面。1927年版的上海地图,古拙而饶有趣味。端详片刻,还可见反向排版的中西女子学校。感叹卖家真奢侈同时,当即决定收为卧室海报。 二, 几百公里之外的老妈一定对我充满焦虑,否则何以跑到贺州乡下的舅公处又帮我算上一卦。不过,也有消息让我的小心房轻轻的动了一下(中国好声音中毒症):其一,据舅公说,“家里祖坟风水平平,本太像出大学生的地方,然阿锋不懂沾了祖宗哪门福气。不过他很努力,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本来的走向”。其二,家中与舅公最亲的家属,目前就算是外婆了。因自小对悬异事理总特别好奇,早在刚读大学,就一直督促母亲帮我托外婆联系向舅公讨教风水命理的学问。无奈我回家时间不多,而要造访外公,得坐车周转几次,且这事毕竟不算紧要,加之几年前舅公身体十分不适,也就每次都不了了之。 今年清明回家,得知近来舅公常往返南宁周边县镇帮人看风水,便再次提及此事。母亲这次前往,再次向舅公谈及我的意向。舅公见家有亲戚如此好学,当然欣然答应,几天前电话过来,让我先看《堪舆》,待哪户人家接他到南宁时,也带上我一同观摩。后来听老妈说,舅公得知我有此意时,还帮我另算一卦,结果相当诧异,“真是奇怪,我想教几个儿子命理,可惜算他们的八字,都不适合,偏偏他合适哟。”对此,既是意料之外,又是预想之中。因我向来喜欢人文地理,在无人指点的情况下,早年就自己找书看过四柱预测和易经,不过终归仅是猎奇为主,未真正入门。现在,似乎冥冥之中,感觉我总归要掌握这门技能。舅公最后还和老妈说了句很in的话,“他会比我学得好,他们现在会用Google卫星地图,但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没办法了”。不妨试试? 三, 我在一年前开始看《户外》杂志。记得刚开始买为三月份,主题为《50个健康生活秘诀》。一些理念相当刷新我的认知。如推崇《最伟大的排毒术》一书,就提倡进行身体大扫除,要求一连三周杜绝多种不利健康的食物,早晚餐只摄入流质食物(冰沙、果蔬汁和汤)。我最近又想到了这个话题。初步试验了一下,晚餐仅为胡萝卜、葡萄、西红柿和苹果组成的榨汁,不会饿,感觉挺好。这事情告诉我们两个道理:一些不错的好书,应该存留;那些曾经促动你的思想,未免很快就会作用给你。但可能在将来心态和周遭情况合适的某一天,会再次从你的记忆库里提取出来,并可能改变你的生活。 四, 今晚刚收到邮件,有关重症肌无力合并胸腺瘤发生率的文章被韩国神经病学会的刊物《Journal of Clinical Neurology》正式接收。这是我的毕业课题中的第三篇SCI。从2010年2月完稿至今,投稿数次,据稿数次,绝望几次,又爬起数次。太他妈折腾了!我打算把这笔奖励的稿费存住,就作为以后的旅行基金吧。睡觉去。

“不吸烟”医生的无奈

事情发生在最近的一天下午。我当时在办公室上班。一位患者的女儿来到我座旁。这位患者父亲,两天前刚因再发抽搐(脑出血后遗症遗留的癫痫发作)入院。当晚由急诊转入时,我值班,因此算是照过面。原以为,这位家属是想来了解病情,因为看得出来,这几天她有些着急和焦虑。没想到几句寒暄后,大姐竟然突然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两包中华牌,塞到我的桌面,说是其父亲让捎来给我。我几乎不用思考,立刻拒绝了这次有些唐突的“送礼”。然而,中国人在送礼这一码事情上,从来就没有“知难而退”这个词汇。大姐说什么也要再次把香烟送出。起初我只是下意识的拒绝,没想到,情急之下大姐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十二分不好:“我爸说了,他现在中风后,都不吸烟了,这烟他用不着,就拿来给你。” 尽管我三番五次强调我不吸烟,并坚决退还。大姐似乎视父命如山,一次次又塞回。一来二去,两人几乎扭作一团。要是路人经过,恐怕会断言是又一起已产生肢体冲突的医闹。最后大姐强行把烟塞到旁边的凳子,并迅速抽身离去。那一刻,我呆若木鸡无可奈何。 我不会接受这样的“礼遇”。很简单,这是患者(个人)不需要的东西,然后施舍予人。这位贤淑的大姐其实已知,晚辈不抽烟。来回推脱十几个回合,说明我态度非常坚决,本不应还如此冒进。其实,古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即为此意。此外,君是想通过一包烟让我对你父亲更好吗?其实,我对待患者的原则就是尽可能做到“敬业”即可,所以,即使没有这两包烟,我也会尽我所能。医生工作的真谛,其实也和大多数其他职业一样,敬业就好。事实上,并无必要对谁多花不必要的心思,因为我不打算从某位患者身上取得额外的好处或奖励。我需要的,会自己通过切实的努力争取。 在医院这个环境下,我对“礼遇”的态度,还表现在,也不喜欢锦旗这个东西,并以为是远期伤害。在场的另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女医生以及我的学生,对我处置两包烟的方式瞠目结舌。事情也许本来没那么严重,我完全可以举重若轻不是?不是。大多数人也许永远不会理解。 谨以胡适先生的一段话代表我的想法: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忘了说,在这位家属闪身离开后,我把两包烟仍进了垃圾桶。 再次声明,未经许可,拒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