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的故事

小李和我大学同窗七年。上周,他来我们家聚餐。真是好久不见,忆忆当年吧。 小李是个很有特点的人,智商很高,情商很低。这种人格上的巨大反差,决定了外人一般不太能走进他的世界。不过,我与他同舍三年,可能是我的双子和他的天平比较协调的缘故,两人相处颇为融洽。实习时,我们在一起轮转。当时学校准备迎接卫生部教学评估,教务部那帮流氓,自然不会放过剥夺我们休息时间的机会,通通抓来培训。内容一般都是体格检查和操作之类的基本功。我和小李,另几个男生,再加几个女生都是班上按学号排序归为第二组的同学,培训按小组分班教学。一晚,准备进行体格检查。集中没多久,我就准备往门外走,准备开溜。这时,后边传来小李熟悉的尖叫,“毛,别走那么快为!”眼见组里男生逃了几个,小李识大体,选择了留下来,做女生们望触叩听的人体模特。那晚下课后,小李向我打倒苦水,“毛,你怎么走那么快啊。老师要叫我做模特,可我的袜子破了个洞啊,黑哦!”靠,我当然要逃。他不懂,我的袜子也是有洞呐! 我们在实习的下半年,都陆续报了研究生方向和导师。已经是6月下旬,小李不见棺材不掉泪,第二天就需上报导师名单,这家伙不去联络导师竟然还在焦虑的玩魔兽。我跟小李分析形势:如果你不知道选哪个科,选神内至少不会错。小李有时就缺个人插科打诨,见我力挺,马上来了主见,“我也挺喜欢神内的,那你说报谁?”。于是,种种巧合最后变成了当年神内一位才华横溢的副高,召进了前一天还在疯狂玩魔兽的开门大弟子。在名师指点下,小李的毕业论文做得有声有声,在其导师独具慧眼的选择了围手术期卒中作为毕业课题,最后答辩时获得一致好评,最后发表在《中华神经科杂志》上。 小李现在在江滨医院工作,工作比我闲得多,收入却和我差不多,周围的小护士远比我面对的温柔太多,小日子过得相当写意,现在竟然也偶尔写写博文。转帖一篇,是一种过度功利或者杂念太多都写不出来的文风,这小子的内心世界还是很丰富滴。 魔兽世界-毕业前的疯狂 by 小李 从没想过事隔1年之后,我会再次出现在艾泽拉斯大陆上,“熊熊魔兽开新服了,PVP服”,无意中看到这条信息,好奇的我出生在了侏儒新手村。强大的副本传送系统让我很快的出现在西部荒野,虐待动物正欢,屏幕左下角突然出现一串红字:“朋友,一起玩游戏吧。”“哪来的笨蛋,玩个私服也这么认真……”,我不屑的看了看署名,“呀咩嗲”……“连名字都这么猥琐,片子看多了吧……”我想,随意的回了句“我没打算长玩,来试玩看看的”,然后继续练级。呀咩嗲很热心,时不时问我要不要帮忙,需要装备不,我都很快的拒绝了,“这游戏我很熟,不需要帮忙~~”,我暗暗的想,“估计这家伙是个新手吧,这么认真”,于是我把打到的板甲绿装都寄给他。出乎意料的,这家伙练级不慢,开服第2天就80级了,“我要建个公会,你来帮签个名吧”,呀灭嗲说,“好的”,很快我回到铁炉堡签字,然后继续练级去了,之后“新风花雪夜”成立。公会人还算不少,我想,这私服可以玩一玩,然后开始怂恿正在奋斗毕业论文的兄弟们,很快的,本硕班的叼男们再次集结。开服第3天我获得了“全服第一个80级法师,第一个80级侏儒”成就~~。某天,当我在铁炉堡闲逛时,呀咩嗲带了个侏儒法师过来,这家伙上来就给我插旗,然后,第一次玩法师的我华丽的完败,“落伊”,“名字不错,操作也够淫荡”我想,原来是呀咩嗲的弟弟,这样算是认识了,对落伊产生好感,是在他说出“巴尼”这个名字来历的时候,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多,能碰上这样的人,还不错,于是我和落伊的话题多了起来。之后,所有魔兽玩家必走的路-不停的刷副本打装备,练练商业技能,偶尔野外打打架,虽然操作仍是不堪入目,但我成功的练就了一身逃跑的本领,自信不怕任何人追杀~~ 。 开始考虑发展公会,是在部落第一次屠城之后,联盟的人口不仅少得可怜,装备也和部落不在一个档次上,失败的屈辱让大家都有了奋斗的动力,很快,公会开始进军纳克萨玛斯、奥杜亚等副本,并不断培养新人,呀咩嗲是个不错的会长,团队指挥很出色,在公会管理方面也很人性,与我之前认为的“猥琐男新手”完全天壤之别,在呀咩嗲的带领下,联盟很快实力壮大,副本进度不亚于部落,出勤率100%的我很快的也成为了联盟第一装备法师(当然,操作上还欠火候),联盟与部落实力均衡,打得不亦乐乎。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忙于毕业论文,大家都开始逐渐减少游戏时间,等我再次上线时,呀咩嗲说要考公务员,也消失了,奇怪的是,落伊也跟着一起消失了,之后的公会由尤娜来带领,虽然尤娜的本意很好,可惜带公会的理念并不受太多人欢迎,至少我是反对的,权利集中化,某些人得以仗势随意指手划脚,正好毕业论文进入关键阶段,于是又离开了熊熊魔兽一段时间,再次上线时,公会的矛盾已经很大了,然后尤娜引咎辞掉会长职责,十三脱离出公会,带走了公会部分精英,联盟实力受损。这时候,落伊出现了,接过了会长的职责,晚上公会召开全体语音会议,落伊声泪俱下的讲述了“新风华雪夜”公会名字的来历,鼓励大家团结一致,度过难关,重振雄风。落伊的故事很感动,加上来自部落的威胁,大家都努力奋斗,公会空前的团结,我也接受官员的职位,带小号练级做任务,以公会当时的状态,不出一个月,定能恢复强盛时的实力,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公会重整仅仅3天,就发生了件让人蛋疼的事,并导致了联盟的巨变。公会的重整是个重要时期,这种时候,会长如果没有重要原因,是必须上线带团打副本的,但是落伊却迟迟不上线,无奈下我第一次带团打纳克萨玛斯,公会大部分精英还在,副本打得还算顺利,但是会长不在,实在让人很是郁闷。晚上,滴尅(蔡爷)突然离开公会,然后是教父(辉锅)离开公会,他们两个离开公会,这是不得了的事哪,我赶紧跑到104宿舍问蔡爷发生什么事了,“落伊今天在部落带团打副本,我们的间谍号也在团里,落伊还用语音带团,错不了”,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操!”,虽然之前就知道落伊的同学在部落玩,但他作为联盟的人,居然玩两面派,还带团,尤其是在公会需要他的时候,那“新风花雪夜”算什么呢,只是作为对抗部落的棋子吗?愤怒的我毫不犹豫的按了“/Gquit”,落伊倒是出奇的平静,在没知道我为什么退会时只跟我说了句“最后一次一起打本吧”,“遗憾”,公会的人开始纷纷问我们为什么退会,蔡爷说不说也罢,我们玩自己的,我说好的,但是作为公会的元老,我们退会毕竟不是小事,公会的人不停的问为什么,终于忍不住的我把白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然后,新风花雪夜不断有人退会,联盟一夜间分崩离析。 离开了公会,我问蔡爷要不创个公会随便玩玩,蔡爷说随便,我问谁来做会长,蔡爷说你来吧,我想,反正随便玩玩算了,做会长就做会长吧,于是我问BB公会名字叫什么好,“日部落帝国”,BB说,“也好,就让我们把部落杀尽”,当时的我一心与部落为敌,于是“日部落帝国”成立了。出乎意料的,联盟大部分的精英都集结了过来,公会成立初期是比较强力的,副本进度曾一度赶上联盟全盛时期的进度。而在打架方面,更是强势一时,在战场里随意收割部落,20多人的团队在加基森打游击战,把部落40-60人的团队耍得团团转,加基森每天中午及傍晚总是尸骨遍地,公会不断有人荣誉击杀数超过5000,公会时不时出现在奥格瑞玛门口,一度把号称上线数150左右的部落第一公会压在主城里不敢出来,间接导致部落闹出矛盾,也开始出现公会分裂~~。我也开始习惯了每天出现在奥格瑞玛里做“日常”。可惜,十三这孬种,由于被部落恶意杀公会小号,又无力保护小号,居然找了GM,跟毛虫缔结和平条约,要求全力发展公会,迫于舆论压力,加之GM时不时的封号警告,公会也不得不同意不恶意击杀小号,并开始以副本进度为首要目标,公会开始扩招成员。就在我打算带出个大公会的时候,又一件蛋疼的事情发生了。部落叛逃过来的某暴菊男由于常恶意杀小号,加上在部落语音上骂人,被GM封号了。虽然这家伙人品奇差,被封号并不奇怪,但他毕竟是一起奋斗过的人,加之语音骂人都被封号也实在太过分,受够了封号威胁的我们终于爆发了,大家纷纷谴责GM无视玩家感受,之后就是公会成员纷纷被封号,在与GM交流无果情况下,大家表示集体退出熊熊魔兽,然后,让部落郁闷至极的“日部落帝国”一夜间消失了。 没想到毕业前竟有这般经历,也算精彩了一把。虽然呀咩嗲曾跟我说落伊不是故意的,而且晚上2点打电话给他的时候还带着哭声,希望我能放下心结,但我其实很想说:“呀咩嗲你个丫的其实也是玩部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