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往事

今晚是球迷的节日,拜仁对皇马的半决赛。正好今晚较闲,就说说德国人和他们的球队吧。 我似乎从没特别喜欢过一支球队,但对德甲总是情有独钟。我从1998年开始看球,那时虽然英超已逐渐有取代其他四国成为世界第一联赛的趋势,可意甲赛场,巴蒂斯图塔、齐达内、维埃里等大牌还在。意甲依然根正苗红。我1998年在读初二,因为住校,很难通过电视看球,获取足球信息的途径当时靠《球报》(已倒闭)。这份报纸是我一个球迷同学给我捎来的,那是他爸爸看完给他的。我偶尔也买《体育世界》看看,里面说的也多是意甲英超。总之,在我刚刚接受足球启蒙的时候,德国和它们的联赛,其实并没引起我太多的关注。 我是如何注意到德甲的呢,现在想想,和三个人有关。首先说第一次偶遇。那是一次走亲戚,我在亲戚家发现了一副足球明星为主题的挂历。至于那代表十二个月份的十二个球星究竟是我大都记不清了,翻了一遍,我只对一个人有印象—号称金色轰炸机的德国球星克林斯曼。我只觉得此人很周正,金色头发配上德国的白色球衣,爽朗不花俏的感觉。 第二个人是罗西基,德甲的老球迷都很熟悉了。罗西基20岁从捷克登陆多特蒙德,视野开阔,带球摆脱赏心悦目。2000年初那会,正是多特蒙德和拜仁各领江山一两年的时代。转播最多的比赛就是多特蒙德和拜仁了。以前一直说不出看他踢球的感觉,知道后来有首歌叫《风一样的男子》,我觉得说的就是他了。不过这位老兄,职业生涯晚年并不太顺利,频繁的受伤,现在在阿森纳已经不再是战术核心了。 第三个人是位性格球员,拜仁的埃芬博格。我对后腰球员一直情有独钟,觉得这是一个最需要大局观的位置,看他们踢球总能有些收获。我记得一场德甲,忘了是拜仁打谁了,那时应该在积分榜上是和多特蒙德咬得很紧的。那场比赛开场不久,拜仁一位球员就不慎红牌被罚。拜仁顿时开始踢得犹豫起来,是死守被反超还是殊死一搏?当时一个镜头,对方门将球门球发给后卫自后场开始组织进攻。只见人群中处于本方中后场的埃芬博格前臂一挥号召队友一同上前逼抢,转眼就率先杀到对方后卫线进行围抢。那种充满血性的身先士卒,着实让我为之一震。有些球员因为技术让我折服,那场比赛拜仁打败,可我却感觉自己仿佛接受了洗礼。 一个球迷喜欢一直球队,很多时候是因为球队里存在一两个喜欢的球星。我的对德甲挺喜欢,还与他的转播时段有关。总是在每周六的黄金时间举行,真是太照顾亚洲球迷了。现在的各国国家队,我最喜欢的就是德国队了。他们的足球体系跟这个国家的科研一样棒。我觉得健康的足球联赛,都不会太依赖外援去吸引球市的。这种价值观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联赛很难像英超一样成为最国际化的好莱坞群英会。不过,英格兰国家队踢球好看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顶多就是一个升级版的中国国家队。今晚恒大3:1柏太阳神,可是人家小日本可不需要什么外援,球是输了,精气神一点都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