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世的迷与惑

最近看了一本书:《生命的不可思议 胡因梦自传》。这本书是在昆明逛书店时了解到的,写得真好,是分析自我的一本精神指南。说一些小感想。 在这本传记里,胡因梦讲述了怎样从一个演员转型为身心灵探索师的过程。写这本书需要相当大的坦诚。这本书前1/3描述了成年前的成长经历,其实可看成是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一个详实个案。作者在童年部分谈到了恐惧的起因,可能与小时周围长辈的暗示有关。作者联想到克里希那穆提在《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Think on These Things)这本书说过一句话:“你们大人和孩子相处时,不该把一些误谬的观念、对鬼怪的想法或自己特殊的经验强加给他们。然而这是很难避免的事,因为年长的人总会花时间诉说人生中的一些不重要的事。他们逐渐把自己的焦虑、恐惧及迷信传给了孩子,孩子自然会重复大人的想法。年长的人对这些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事根本不该在孩子面前提及,相反的,你们应该创造一个自由无惧的环境让孩子在其中成长。”我的体会,对于自己的成长,既经历了父母过度(距离)疏远造成的卑怯,也深受过度关护带来的创痛。我5岁离开父母至外地求学,自小失去父母关爱的温暖,与但时寄宿亲戚家恰逢较为严苛的家教,造就了我如今孤僻的性情态度。而在我高中后期,终于能回家。然而,在我成长的偏远小县,同龄的独生子女如我一样是相当少见的,加之父母晚年得子,自然过渡宠爱。这种过度的“不放手”,恰恰对我造成了极大的压抑和痛苦。如本因属于我自己的房间,总能发现父母因好奇而偷偷翻看的印迹。记得高中一次放学,我买了份《南方周末》回来。那时家境并不宽裕,母亲虽说思想比较开明,但迫于生计的压力总是对我跟父亲的一些物质生活外的额外花费看得看紧。那天回来跟往常不一样,因为有些担心母亲为我乱花费而被责备,选择了径直走进我的房间先放好报纸。没想到敏感的母亲立刻觉察出我的举动异常,当时即从厨房赶到我的房间外不顾及我的隐私推开房门。当得知是一件买报的小事后才松一口气。还有一件事,至今仍让我十分难受,当时高中毕业,两个女生到我家玩,母亲机敏的认为其中一女子和我可能超过普通朋友的关系。不但在回老家过节时与亲朋诉说“未来儿媳妇的八卦”,择日竟然驱车至一位会仙婆家,为我家来了个女子而算上一卦。这些事情,对于一个不外向的我,堪称“外交灾难”。每当我一发火,母亲就悲痛欲绝,认为自己的悉心照料没得回报,这让心软的我不太敢选择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这让我非常压抑。至现在,甚至有欲演欲烈的趋势,已经很少在父母面前表露我内心的想法了,隔阂也就越来越深。一方面,我感激他们的养育之恩,另一方面,童年的离家求学和母亲的“过度关注”又埋下了此生必需承受的裂隙,让我至今伤痕累累。 多年后的今天,在我逐年认识到自己的性格根源后,才开始试图面对、接纳、利导自己不可回避的不完美世界。可这真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情,好需要面对最真实自己的勇气。这本书的中间部分,描述了胡因梦息影从文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开始注意到由关注外在转向内观的转变。读来很有启发,好赞同她的看法。根据她的观察,“演员中有许多高能量的,不吝于展现自我的人,真正吸引我注意的通常还是内敛型的人,其中以郎雄最能引起我谈话的兴趣。虽然合作机会不多,但我总觉得心灵有些地方是相似的。演艺人员虽然不是个个胸中有墨,却很少有愚钝之人。在这个圈子里工作,也许智识上的收获并不多,但感情和情绪的交流往往是通畅无阻的。”书中讲到一本乌塔哈根所著的《尊重表演的艺术》,被誉为“美国演员的圣经”,胡了解并翻译完这本书后,开始思索演员的深度定义到底是什么。其实这是一种由“内到外”的表达过程。真正杰出的演员都具有丰富的内心世界,有神秘体验的也不乏其人。他们似乎达到了心智与情感之间的整合和平衡,因此能展现出高等形式的理解力与流畅无阻的情绪表达(我认为她体会出的这种意识还适用于诸多探索社会科学需要的基本技能)。在返观自己十五年的演艺工作后,胡发现自己的焦点竟然不是情绪与情感上的表达,而是智力活动。胡最终还是觉察到了她的这种特质和潜力,“心中最深的召唤就变得清晰可闻了”。这就是胡最终决定全力投入于心智的探索的原因。 书中的后三分之一是精华,其中描绘了旅居旅行(纽约)发掘心智书籍,与这个领域的人物交互的过程(这也算一种学习的艺术)。我很赞同她对冥想和瑜伽持肯定但保留态度的分析,不是说这种修行方式不好,是不够好,这改变了我之前持完全赞同的观念。其实,是还有更好的、触及内心的修行方式,原来修行是可以摆脱《心经》、《金刚经》那些老三套的。胡在后面还提到了两个概念:出世和入世。所谓入世,即喜欢外在活动、交际的人群,这类人多靠交际来充电获取能量。出世,即喜欢独处和关注自我的人群,这类人多靠看书来摄取营养。我显然属于出世太深的人,哈哈。此外,书末还提到了进行环保的一种提倡方法,除了有些机械的宣传人类活动对气候的负面影响这类稍带硬气的策略,而是提倡认识自我:“与其将有限的投注于一项敌对的(环保)运动,不如致力于唤醒自己和他人心中的真爱。这似乎是个另辟蹊跷的解决办法之一。这本书我断断续续看完,如今已经找到了一些入门的途径。总之,是本信息量挺大的书,可以了解人类因何而迷,因何而累,又如何解开那些困惑的迷局。下面是我列出的一些书单,我想逐渐卸掉一些事情,把生活简单化,这一年,跟着这位心灵导师修炼一趟。 爱仍然是人类最艰难的课题。 《灵魂永生》 《拙火》 《宝瓶同谋》 《拙火经验》作者:Sannella 《意识光谱》 《秘密教诲》 《物理之道》 《时间是个幻觉》(Time Is an Illusion) 《克里希那穆提:觉醒的岁月》(Krishnamurti: The Years of Awakening) 《克里希那穆提传》 《人类的当务之急》 《超越时空》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重新认识你自己》(Freedom From the Known) 《般若之旅》(Exploration into Insight) 《花精治疗》 《自动书写》艾丽斯·贝利

德甲往事

今晚是球迷的节日,拜仁对皇马的半决赛。正好今晚较闲,就说说德国人和他们的球队吧。 我似乎从没特别喜欢过一支球队,但对德甲总是情有独钟。我从1998年开始看球,那时虽然英超已逐渐有取代其他四国成为世界第一联赛的趋势,可意甲赛场,巴蒂斯图塔、齐达内、维埃里等大牌还在。意甲依然根正苗红。我1998年在读初二,因为住校,很难通过电视看球,获取足球信息的途径当时靠《球报》(已倒闭)。这份报纸是我一个球迷同学给我捎来的,那是他爸爸看完给他的。我偶尔也买《体育世界》看看,里面说的也多是意甲英超。总之,在我刚刚接受足球启蒙的时候,德国和它们的联赛,其实并没引起我太多的关注。 我是如何注意到德甲的呢,现在想想,和三个人有关。首先说第一次偶遇。那是一次走亲戚,我在亲戚家发现了一副足球明星为主题的挂历。至于那代表十二个月份的十二个球星究竟是我大都记不清了,翻了一遍,我只对一个人有印象—号称金色轰炸机的德国球星克林斯曼。我只觉得此人很周正,金色头发配上德国的白色球衣,爽朗不花俏的感觉。 第二个人是罗西基,德甲的老球迷都很熟悉了。罗西基20岁从捷克登陆多特蒙德,视野开阔,带球摆脱赏心悦目。2000年初那会,正是多特蒙德和拜仁各领江山一两年的时代。转播最多的比赛就是多特蒙德和拜仁了。以前一直说不出看他踢球的感觉,知道后来有首歌叫《风一样的男子》,我觉得说的就是他了。不过这位老兄,职业生涯晚年并不太顺利,频繁的受伤,现在在阿森纳已经不再是战术核心了。 第三个人是位性格球员,拜仁的埃芬博格。我对后腰球员一直情有独钟,觉得这是一个最需要大局观的位置,看他们踢球总能有些收获。我记得一场德甲,忘了是拜仁打谁了,那时应该在积分榜上是和多特蒙德咬得很紧的。那场比赛开场不久,拜仁一位球员就不慎红牌被罚。拜仁顿时开始踢得犹豫起来,是死守被反超还是殊死一搏?当时一个镜头,对方门将球门球发给后卫自后场开始组织进攻。只见人群中处于本方中后场的埃芬博格前臂一挥号召队友一同上前逼抢,转眼就率先杀到对方后卫线进行围抢。那种充满血性的身先士卒,着实让我为之一震。有些球员因为技术让我折服,那场比赛拜仁打败,可我却感觉自己仿佛接受了洗礼。 一个球迷喜欢一直球队,很多时候是因为球队里存在一两个喜欢的球星。我的对德甲挺喜欢,还与他的转播时段有关。总是在每周六的黄金时间举行,真是太照顾亚洲球迷了。现在的各国国家队,我最喜欢的就是德国队了。他们的足球体系跟这个国家的科研一样棒。我觉得健康的足球联赛,都不会太依赖外援去吸引球市的。这种价值观也决定了这个国家的联赛很难像英超一样成为最国际化的好莱坞群英会。不过,英格兰国家队踢球好看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顶多就是一个升级版的中国国家队。今晚恒大3:1柏太阳神,可是人家小日本可不需要什么外援,球是输了,精气神一点都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