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和以前不太一样

这次去云南,玩得挺尽兴,总结一下。 第一次体验了网上结伴的旅行方式。我和青青草、乐洪就是这样认识的。这种闪聚看起来充满了随机性,有人会担心搭档不协调。实际上,提前交流一下各自的看法,就会懂的。我慢慢开始觉得,想结识一些有思想的人,在旅行中,这种几率比现实中大很多。我以前觉得单独出行,总是男的居多。这次旅行我发现,21世纪的女性越来越勇敢了。就像除夕晚我们聚餐的这伙,之前竟然都不相识!真是奇妙的体验。 我们骑车环洱海边骑边玩花了两天时间,相当惬意。我最喜欢双廊,这个小渔村还处于半开发状态,安逸、祥和,居民也比较朴实。当然,传说中的海地生活无敌海景房爆满。下次我一定要进去体验一把。没提前订房其实也很有意思,因为找寻与发现本身也是一种乐趣。我们最后在单身80客栈找到了六人间最后的两铺床。没想到竟然是鸳鸯间。客栈的台湾义工继续发出脱皮带的声音,坦荡入睡。我们第二天睡醒时,两张女床空无一人。她们一定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难忘的一晚。于是我和乐洪开始赖在床上计划往下行程,“是去沙溪、巍山,还是丽江?”没想到,一木之隔的对面女生间也在讨论沙溪行程。而后我们竟然开始隔墙讨论。当然,相见不如怀念,我们于是继续预定的计划。 在双廊还是有遗憾。年前看《户外》得知在此隐居的艺术家沈见华,准备创办《双廊》杂志,招义工。曾电话咨询他,可惜年后才开工。后来就没在意。没想到,过年期间沈老师一直举办民俗画展。下次有时间,希望能跟他做义工,以游学的方式再来一住。 这一次出来,我总共呆了大理和丽江还有双廊三个地方。感觉古城已经慢慢变成第二个丽江了。听海边的村民说,以前靠海的地方没人愿住,风大。现在反而变成了寸土必争之地。可见,风水真是很重要。我和乐洪在双廊里逛时,发现很多院子住的都还是本地人,没有外租。而一些能同时看见苍山洱海的剩余地方,也开始兴修客栈。我觉得现代人炒什么股啊,做个客栈老板,有空时就飞过来住上几天,不是很写意的事情吗。双廊往后肯定会越来越火的,希望它们不要在意一时的收入,能定位准确,开静吧不开闹吧。 我们还在丽江住了两天。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小倩、马融两位原创歌手。后来还专门跑去班步酒吧听她现场演唱。总体感觉,小倩唱得不错,但台风不是太好。不过一点也不影响我对这些歌曲的喜欢。最后我淘了一些黑胶原创CD凯旋而归。现在回来几个礼拜了,我还是几乎每天都会听听他们的歌,真是太棒了。好音乐的旋律,就像生活一样,应该是很简单的。下个礼拜,我就要搬家了。搬家后首要大事,就是去花鸟市场淘套CD音响。嘻嘻。 其实,每个出来旅行的人,都有他/她自己专属的故事。我自己,则总感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新的迷局。有些问题,也不影响生活,但是总会有或多或少的困惑。年前,我在《三联生活周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叫《我的内观禅修课程》。说的是作者长途奔袭,来到尼泊尔,报名了一个名为“Vipassana Meditation”(内功禅修)的免费课程。内功的意思,就是是如实观察入其本然的一个过程。这篇文章给我启发很大,我慢慢体会到,很多时候不必太在意外界,应该集中精力观察自身,从而获得身心的宁静。所以有意无意的,我在旅行过程中,也会借助旅途各种体验和经历,帮助思考一下“人生”。能有新的体会也好,没有也无妨,就这样上路了。在大理古城一家特色厨吧里,我在等菜时无意间发现墙上一角的一个英文便签广告,说的是法国教练太极招生,说明这些多国文化混合的居住圈,如果需要,总会找到些私密的专项导师。最后一天,我们在云大一带逛。虽然没能找到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麦田书店,却发现了同样文化味十足的漫林书屋。在这个书屋里,我意外的发现了胡因梦的两本书,一本胡因梦的译作,《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另一本,是她的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其实胡因梦本人,从一线影视明星转变成一个关注心灵的精神导师,就是最值得学习的一个例子。这些内容,帮我找到了一个新的踏点。 这次出行,第一次尝试了使用Lonely planet的《云南》指南,很符合我的口味。比如描述丽江,考虑到现在的商业性,会建议将闹钟调到7点,因为清晨是游丽江的最佳方式。那时游人未至,店铺未开。国外策划的书就是不一样,充满了导向性,启迪你怎么去探索好玩的旅行方式。下一次,我还会继续做孤独星球的忠实粉丝。 最后,就贴一首小倩的《我会想起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