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和以前不太一样

这次去云南,玩得挺尽兴,总结一下。 第一次体验了网上结伴的旅行方式。我和青青草、乐洪就是这样认识的。这种闪聚看起来充满了随机性,有人会担心搭档不协调。实际上,提前交流一下各自的看法,就会懂的。我慢慢开始觉得,想结识一些有思想的人,在旅行中,这种几率比现实中大很多。我以前觉得单独出行,总是男的居多。这次旅行我发现,21世纪的女性越来越勇敢了。就像除夕晚我们聚餐的这伙,之前竟然都不相识!真是奇妙的体验。 我们骑车环洱海边骑边玩花了两天时间,相当惬意。我最喜欢双廊,这个小渔村还处于半开发状态,安逸、祥和,居民也比较朴实。当然,传说中的海地生活无敌海景房爆满。下次我一定要进去体验一把。没提前订房其实也很有意思,因为找寻与发现本身也是一种乐趣。我们最后在单身80客栈找到了六人间最后的两铺床。没想到竟然是鸳鸯间。客栈的台湾义工继续发出脱皮带的声音,坦荡入睡。我们第二天睡醒时,两张女床空无一人。她们一定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难忘的一晚。于是我和乐洪开始赖在床上计划往下行程,“是去沙溪、巍山,还是丽江?”没想到,一木之隔的对面女生间也在讨论沙溪行程。而后我们竟然开始隔墙讨论。当然,相见不如怀念,我们于是继续预定的计划。 在双廊还是有遗憾。年前看《户外》得知在此隐居的艺术家沈见华,准备创办《双廊》杂志,招义工。曾电话咨询他,可惜年后才开工。后来就没在意。没想到,过年期间沈老师一直举办民俗画展。下次有时间,希望能跟他做义工,以游学的方式再来一住。 这一次出来,我总共呆了大理和丽江还有双廊三个地方。感觉古城已经慢慢变成第二个丽江了。听海边的村民说,以前靠海的地方没人愿住,风大。现在反而变成了寸土必争之地。可见,风水真是很重要。我和乐洪在双廊里逛时,发现很多院子住的都还是本地人,没有外租。而一些能同时看见苍山洱海的剩余地方,也开始兴修客栈。我觉得现代人炒什么股啊,做个客栈老板,有空时就飞过来住上几天,不是很写意的事情吗。双廊往后肯定会越来越火的,希望它们不要在意一时的收入,能定位准确,开静吧不开闹吧。 我们还在丽江住了两天。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小倩、马融两位原创歌手。后来还专门跑去班步酒吧听她现场演唱。总体感觉,小倩唱得不错,但台风不是太好。不过一点也不影响我对这些歌曲的喜欢。最后我淘了一些黑胶原创CD凯旋而归。现在回来几个礼拜了,我还是几乎每天都会听听他们的歌,真是太棒了。好音乐的旋律,就像生活一样,应该是很简单的。下个礼拜,我就要搬家了。搬家后首要大事,就是去花鸟市场淘套CD音响。嘻嘻。 其实,每个出来旅行的人,都有他/她自己专属的故事。我自己,则总感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新的迷局。有些问题,也不影响生活,但是总会有或多或少的困惑。年前,我在《三联生活周刊》读到一篇文章,题目叫《我的内观禅修课程》。说的是作者长途奔袭,来到尼泊尔,报名了一个名为“Vipassana Meditation”(内功禅修)的免费课程。内功的意思,就是是如实观察入其本然的一个过程。这篇文章给我启发很大,我慢慢体会到,很多时候不必太在意外界,应该集中精力观察自身,从而获得身心的宁静。所以有意无意的,我在旅行过程中,也会借助旅途各种体验和经历,帮助思考一下“人生”。能有新的体会也好,没有也无妨,就这样上路了。在大理古城一家特色厨吧里,我在等菜时无意间发现墙上一角的一个英文便签广告,说的是法国教练太极招生,说明这些多国文化混合的居住圈,如果需要,总会找到些私密的专项导师。最后一天,我们在云大一带逛。虽然没能找到Lonely planet上推荐的麦田书店,却发现了同样文化味十足的漫林书屋。在这个书屋里,我意外的发现了胡因梦的两本书,一本胡因梦的译作,《改变,从心开始:学会情绪平衡的方法》;另一本,是她的自传,《生命的不可思议》。其实胡因梦本人,从一线影视明星转变成一个关注心灵的精神导师,就是最值得学习的一个例子。这些内容,帮我找到了一个新的踏点。 这次出行,第一次尝试了使用Lonely planet的《云南》指南,很符合我的口味。比如描述丽江,考虑到现在的商业性,会建议将闹钟调到7点,因为清晨是游丽江的最佳方式。那时游人未至,店铺未开。国外策划的书就是不一样,充满了导向性,启迪你怎么去探索好玩的旅行方式。下一次,我还会继续做孤独星球的忠实粉丝。 最后,就贴一首小倩的《我会想起你》吧!  

几件事

现在住的房子离友爱路太近,扰得人心烦意乱。租期要到了,我准备搬到一处安静的地方。这次搬家的东西好多,打算狠狠心,尽可能丢掉一些使用率过低的物件。有些年代过久的衣服,已经不太可能重复看的书籍,总之,一切让我的房间变得复杂凌乱的东西,都打算清理干净。以前总舍不得,但我发现,有些留下的东西病没有让我的生活变得更好,反而成为心理负担的累赘。我希望新的房间,越简单越好。书只允许放一个书架,多余的可往书架上方发展。书架放于进门走道旁。桌面原与书柜呈转角,打算拆掉,与书架平行。桌面够大,除掉显示屏,还可另放打印机。机箱移至桌下左侧,那样横隔可用来于准备添购的CD和功放。床铺与四门柜之间,仅留刚好打开柜门的距离(那样我需要爬上床放衣服)。沿窗可能装上不占落地空间的长条细桌,拿来看报、喝茶,或者可乐。如此极端,主要想预留一块将近2*2.5的空间。小空间放置地毯及禅垫,用来会友,听音乐,或者冥想。其他所有还有可能占据卧室的东西,都将被扔掉。被子放至大厅,因为大厅柜子和空间足够多。 昨天和朋友聊天,他说以前读书,不懂是为了什么。现在工作稳定了,才逐渐觉得学习的必要,也更有目的性。我自己差不多也是这样,以前没有方向感。就像每天也一直在砌砖,却不知最终是想做成楼阁还是碉堡。现在慢慢有点方向了,原来自己很多年来培养的一些爱好和涉略,或多或少还是对我的一些工作或生活变得更有帮助。回头想想,如我现在其实还是笨拙的生活,实际上质量已比从前高好多,开始慢慢可以干一些我想干的小事情了。人总是越活越明白的嘛。 前段时间最热门的韩寒大战方舟子,一直都关注,我个人就是韩寒的粉丝。《三重门》是我买的过第一本畅销书(很遗憾,高中放于学校宿舍,放假被偷)。三重门本身并不是一本情节过硬的小说,假如把它看成是无数句钱钟书的《围城》的模仿,假如有些灵感和发散思维,应该是可以模仿出来的。总之,这本书我不太相信他是代写。希望他继续写些率真的杂文。

一箱尘封的广告书(四)

九, 我一直都认为,要在传媒领域谋得一席之地,简历的质量几乎是决定性的。因为里边,有你的代表作,从中含射出创作者的视野、审美、思维,有鉴赏力的人一眼就能看出。Paul Dunwell的这封邮箱,坚定了我首先做好简历的想法,马虎不得。目标逐渐明确,我还需学习大量的国外平面广告。时钟走到2011年的1月份将近过年的时段。我一边学习,也乘空闲的时候到市里一些文化聚集地走走,试图发现些什么。后来在花鸟市场卖艺术、建筑设计类书籍的斜坡上,发现不少广告学好资料。其中不乏国外Arch的经典。南宁这个地方就是这样,文化底蕴难比北上广,但如若留心,总还是有一些惊喜。那趟花鸟市场之行,我有两个收获。一是带回了2010年全年的Arch图册,其次,我发现了一个实体广告书摊所辐射出的信息源。看到一本香港出版的册子,内容并不那么吸引我,反而是里面的附录提供了大量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之类高管的电邮提供了一个对接的渠道。最后在文化市场三楼买回广告PSD素材后,我基本上搜集了创作广告的几本资料。当然,我还随身携带了优盘,值夜班时看AdvertisingAge! 十, 白天有空时,我还继续往区图书馆跑。只不过,后来我的挎包里除了广告专业书,还多了一本励志书。我听过弃医从文的,但弃医从广告的,似乎先例不多。我很清楚,当有了一定自主学习的能力及文化沉淀后,转行最难的不是克服专业知识,而是,不被内心的未知所带了的怯惧压倒。随着通过各种途径对广告这门行业工作流程逐渐了解,我开始倒吸一口凉气,压力挺大。所以,那时候我开始模仿新东方的一位老师在他的人生遭遇穷困潦倒时的做法,励志书称斤看。从大的策略上来看,我也逐渐理性下来。想法逐渐变成,不完全放弃医学,但重心放在自学广告,伺机而动吧。 十一, 世界的奇妙,在于总是以一种看似无序实则千丝万缕的里应外合将事件串联下去。那时,我到书店买来了李开复的自传《世界因你不同》。他的书我听说过多次,但或许是觉得IT领域与我的人生轨迹相差太大,一直没有太多兴趣想到要读,不是在一个特殊的时期,我也许不会捧起一本初看起来像是与唐骏一个级别的洗脑心经。显然这是个误解。我逐渐了解到,李开复原来是科研出身,在语音识别和计算机博弈的国际领域战绩泯然。他性情温和,思维开阔,职业生涯经历过许多次转折。他的自传,加以我当时的心境,无不让我联想到那个处于人生十字路口的自己。他的书,在当时对我来说,具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那么,李开复又是怎么抉择的?答案是,倾听你内心最深处的声音。苹果公司在试图说服李开复脱离学院的科研工作转为语音识别开发应用时,曾有这样一句话:“开复,你是想一辈子写一堆像废纸一样的学术论文呢,还是要来真正地改变世界。”我当时就想,要是能转做广告,那是多酷的一个行业啊!我是个我从高中就开始憧憬的职业,却因为各种现实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而现在,我离这个领域就只差一份附带足够帮我敲开公司大门广告作品的简历。的确,条理性思维和综合处事那些些临床要求的核心能力,我都不擅长,但这些品质在要求类比思维的广告文案领域,远远算上是核心竞争力。我铤而走险,却也是扬长避短。 十二, 一天,我继续到图书馆学习。当天还带了本《破局而出》。这是华文卡内基训练之父黑幼龙的自传。对于自己为何选择这本书,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似乎我的潜意识里想知道,或许可以借鉴他的某些经验,破局而出。这本书前几章,讲的是黑幼龙没考上大学,只能到空军通讯电子学校学习。“在军中的头四五年,也许还没到度日如年的程度,但我对电子机械实在没兴趣,老前辈教我就学得很慢,第二次再教,前次学的全忘了,搞得我紧张兮兮。”不过,“因为一直对英文很感兴趣,便不自觉的抓住这条生命的线索,往前探路。我花了很多课余时间练习英文,有时在教室里跟神甫学,有时请同学教我。”没想到,通过专研英文,黑泽明由修理工转型成了军事翻译,最后创办了华为翻译的卡内基培训。这是一个因为坚持兴趣,有意无意扎的一个根,把他的人生带往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新方向。人生总是有很多事情不完全由自己所愿。但是,当我们接受了某种决定的时候,就应该随遇而安。这是从李开复自传所了解到的。然而,随遇而安之后呢?我在黑幼龙书上找到了答案:很多时候,刚开始我们都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过,却可以发展自己的兴趣。就如黑幼龙所说,“一个人会往哪个方向发展,是挡也挡不住的。没有兴趣的事情,不管怎么努力就是做不好,而有兴趣的事情,一定会拼命争取,不轻易放弃”。我的心似乎被击中了。我顺着书读下去,这本书竟然跟李开复的书如出一辙,也出现了“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这样的小标题(现在的畅销书真挫)。这时候我再次扪心自问,我最想做的,究竟是什么,是我心底最不愿放弃的,又是什么?是科研,再也没有比这更确定的答案了。我曾经耗费大量心血,在几年的科研训练过程中,思维逐渐成型。虽说不上“出师”,却也可独立开展课题了。种种他人的经历告诉我,我只要持续的朝这个方向学习就会有出路的。人总不可能一开始就做自己想做的事的,不是么?这一次,我的人生因为两本串联起来的自传再次改写。 十三, 跟原医院吃完散伙饭当晚,我便跑到火车站购买几日后开往重庆的车票,在那里我将转乘至拉萨的飞机,然后开始我的辞职旅行。在西藏的游记已写在QQ空间了。这次旅游让我重新接受了一次心灵的洗礼。旅途认识并同行一段的石姐,就是这次旅行的思想收获之一。石姐毕业后当过老师、杂志主编。她人文功底好,如今被挖到一家著名网络公司做分区经理,以策划见长。因公司性质长年有机会出来旅行,可谓是在工作中享受兴趣的典范。该公司结识石姐,还是源于她在该公司的论坛上曾策划过多个反响较大的活动贴。她的经历说明,在你具备一些独特能力后,持续的关注一个特定的领域至关重要。让你熟悉并擅长的领域认识你,人生就会出现许多意想不到的发展方向。三联记者袁越年近不惑才由科研转行为科学记者。现在在国内气候报道领域已经具有相当造诣,很显然,长期训练出的科研素养把他在进行选题策划或英文文献阅读时,与非科班出身的文科记者拉开了档次。我想,就先继续读那些“像废纸一样的学术论文”吧。我没有必要把自己定义成一个狭隘的“科研人员”,而只要专注医学的科技方面即可。如果有一定造诣以后,写些食品安全或医学科普的软文做个兼职科学记者,同样也是享受第二种人生嘛! 十四, 和我亲近的朋友都知道我要转行。然而,当我旅行回来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们再次说起我的考虑时。老陈说,“你(转行不成功)太让我们失望了!”泰鹏的话则充满鼓励,“你能回来,我很高兴…”我现在的确回来了,几个月的孤注一掷,现在回想,反而对我继续学习科研有利无弊。实际上,我一开始为了把自己定位成特殊型的广告人,试图像做科研一样来做广告。这种类似学科的角色互换,从而融会贯通。我像是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在科研上训练了几个月。因为翻看广告的文案教程逐渐悟出了简洁写作的要点。而一位外国广告人推荐阅读《风格的要素》(The elements of style),实际上,同样适用于论文写作。广告里酝酿“大创意”的教程,实际上在课题设计时同样具有启发。里斯•特劳特的《定位》始终充满启迪性,无论你的读者是广告受众,还是学术编辑。这个世界上总是充满了抉择,每一条路,都有人走得好,也有人走不好。你所感兴趣又擅长的,其实也是是最有希望走好的一条路。这箱广告书我会一直保存,有个小子曾经这样折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