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老文章

大二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发在学校的一本内部刊物。那时我还是一个愤青兼文青,今天再次读了一遍,许多地方,甚至标点符号也没用对。前半部分多少看起来像江湖骗子,技术含量欠奉。不过后半部分,我还是蛮喜欢,现在读来还是很舒服。记得一个同学告诉我,她读完后第二学期,就决定选修皮纹学。媒体确实很容易影响人呐!原文: 《从医学的角度看相学》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有道理,但值得怀疑。 人们提倡这句话,是为了警醒大家不要因为其外表的好坏而断言其内在的素质。这句话本无可争议,或者,我更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明:人并非不可貌相。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大家刚进大学分班的时候,为什么对有些同学你第一眼就能感觉得出他是北方人,而不是南方人。事实上,南方人和北方人在外形相貌上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这种差异是受地域看,气候,饮食,遗传等多方面影响的。从解剖角度来说,南北方食物结构不同,必然导致人脸上的咀嚼肌不同,这就会对脸相有一定影响;而营养结构和口音的不同又会造成人脸部的软组织不同。 这就涉及到一个看相的问题。 排在中医诊断“望、闻、切、问”四要之首的“望”实际上说的就是貌其人之相,这当然也包括气相。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我们就会说她气色不好;或者反过来说,当一个人气色不好的时候,我们又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生病啦。相学里有句话:“事业看精神,穷通看指甲”。它的意思大概就是说,一个人的事业成功与否要看其精神状态如何,而是否有前途则要看他的指甲。前途和指甲都有关系吗?当然有啦,由生理学我们知道,指甲的主要成分就是钙质,而如果一个人缺钙,指甲就长不好,那可能是因为这个人体质不好,身体状况欠佳,自然就对他的竞争力有影响。 孟子对看眼相也有着自己的见解。一个人的眼神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话,那他一定很端正;喜欢上看的人一定很傲慢;喜欢下看的人会动心思;喜欢斜视的人,至少心里有问题。 台湾作家刘墉先生在一本散文书里对相学说的“嘴边微张的人可能是呼吸有问题”这句话有过非常精妙的解释。他的意思大概是说,如果一个人的鼻窍不通(可能是患鼻炎)那么自然就需要借助张开嘴巴来保证不惜的顺畅。 在这里我想敞开说一下关于中医科学性的问题。遗憾的是,至今还没用任何仪器能够测出人体的经络、穴位;但无可否认,中医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留下的宝贵财富,李时珍曾经说过“经络隧道,若非内视返观者,是难以说出道理的”。对待古人提出来的许多(相对怪癖)的东西,领悟很重要,相学也一样,许多以前看似天方夜谭的理论,随着科学的发展,同样可能证明是正确的。相学里的指纹占卜在许多人看来是江湖术士的把戏,今天,随着医学的发展,皮纹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为我们洞开了另一色彩斑斓的天地。经科学家反复研究与实践,认为观手掌的气色形态与皮纹,确能判断健康,发现疾病。特别是某些先天性染色体疾病,先天性耳聋,妇科不孕症,肿瘤等疾病,常常能早期发现及时诊治。美国医学卫生百科全书中也指出:“皮纹学现在已成为医学的一个重要诊断工具。”皮纹作为人体的一个特定性状,于胚胎期的13-19周形成,具有遗传性,个体特异性和终身不变的稳定性等特征,遗传学家称之为显著改变体外的遗传因子。它与人的智力体质强弱,机敏程度,运动能力及某些遗传性疾病密切相关。皮纹学已初步在体育界挑选运动员上得到了初步运用,我们学校曾经开设皮纹选修课,组培教研室的李后文教授就对皮纹学有相当的研究,先后在各种报刊的上发表论文二十多篇。 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看相从古流传自今,难道仅仅是因为人们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难道它就没有其他生存下来的理由?相学不应该被等同于迷信,它的存在有着一定的哲学,生理学,统计学道理。相学里面的许多东西在今天看来或许有些绝对化了,但如果我们能以辩证的眼光对待它,你就会发现它里面有许多东西是值得借鉴的。信,而不迷,在半信半迷中不断验证,最后采取可信的,剔除不可信的,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面对它。 有四条哲学或逻辑的定律同样适用于科学:肯定之肯定,肯定之否定,否定之否定,否定之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