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箱尘封的广告书(一)

今晚科室年饭,我喝了点酒,就偷溜回家写博客。又到了一年的底,趁着酒兴,总结一下我那纠结的2011吧。回想这一年,总的来说,过得有点不顺。 一, 事情还得从2010年底说起,因为这就是一部连续剧,我没有办法分开。有那么段时间,终日浑浑噩噩,有些看不到未来,就像少年维特一样,我也在面对成长的烦恼。我的人生命题,似乎总是以跳跃的方式来作答。想了很久,我决定摆脱当时工作的单位,做个广告人。要学一门新技术,首先得搞到这门学科的必读书和经典书。我那时没有广告界的朋友,只能从网络搜索。凭着以前对搜索核心信息的经验积累,基本上搜集全了,最后列了个书单。第一阶段买下来,花了将近800元。有些经典的书是小册子,也有些年代,价钱不贵。像《拉斯克尔的广告历程》,不过十多元。关键是像《广告的艺术 乔治·路易斯大型作品集》此类图文结合的大号彩册,随便一本就耗掉几百。总会碰到一些不顺的时候。有几本书市面上已经不再版了,最后是通过淘宝一家翻印店搞到手,都是《奥格威谈广告》这类开化意识的译作,不可能错过的。 二, 真正铁了心弃医从文,是到了12月份,就是我把上面这些书刚刚凑齐快递回来不久。那种感觉很难描述,仿佛冥冥之中有个手臂在推着你往另一条路走。还记得大二的时候,一次回家过年的最后一晚,老妈送我去到车站,我们边走边聊。老妈说,你想转就转吧,主要自己考虑清楚。每当我到了人生的路口做选择时,由于父母文化不高,见识也不广,多数时候都提不出建设性的意见。不过,一旦我选择了其中的一条路,他们总会支持我。于是,我第一时间给母亲打了电话,向她表明了我想转行做广告的意向,“当医生太强调条理性了,我兴奋不起来,不太适合,还是喜欢做广告的感觉。广告做好了,也是很有钱的,你们不用担心。”。这基本上就是我当时说的原话。老妈在关键时刻总是很开明,“反正你想清楚就行了”。父亲当时还是有些顾虑,主要集中在广告业生命期一般不长,多数人可能做到40岁,假如观念更新不够,很容易就落伍了,“那逐渐退下去后,你打算怎么安排”。我其实也考虑到了,“那就读个传媒博士,然后争取到一所大学(专)院校教广告吧,到时会稳定点,而且我也喜欢传授经验给下一辈”。整个准备的过程,父母几乎没有给我施加什么阻力,尽管我还是能体会到他们心底的隐隐担忧。 三, 取得父母配合后,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全身心自学广告。那时我的电驴刚买,只要从医院下班,我马上装上2本广告书,溜到区图书馆自习室看书。有时四顾下周围,不是准备高考的90后,就是试图成为公务员的二逼分子。而我,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苦逼青年。我只有经常安慰自己,关心我的人总有一天会觉得欣慰的,因为少了个庸医,广告界来了个牛逼青年。虽然那段时间,由于压力及预感命运出现变数的原因,体重减轻了一点。但能重拾自己的梦想,倒也蛮充实。就这样,时间来到了纠结的2011。随着对广告的逐渐了解,我开始感觉到,目前的参考书,还是不够。我再次利用以前做课题的经验,通过google搜索广告人邮箱,进行邮件咨询和入门求助。考虑到国内广告,就像国内文献一样,上乘之作不多。要有所造诣,出发的时候就得注意选择更高的台阶,我于是把求助对象锁定在母语为英文的广告人。

不累及手部的单侧肩臂感觉异常:一例皮层梗死报告

Neurology为美国神经病学会的官方杂志,在神经科领域相当具有影响力。其选题侧重临床,较适合临床医师阅读。杂志有个小栏目,叫神经影像教学(Teaching NeuroImages),每期刊登一例个例报告,要求以具有教学意义的病例图片为主,文字不能多于100字。适合于不常见、有启发性的个例。追求篇幅短小、以图代字、点到为止。下面这例来自棒子的作品,属临床的常见病,但体征与对应的影像表现特殊,为少见类型。能发在顶尖的专业杂志,值得品读。 一例66岁的男性,因突发左侧上肢感觉异常入院。既往有高血压病及糖尿病史。查体提示左侧上肢除手部以外的肩臂感觉异常。发病5天后的MRI-FLAIR成像显示,皮层中央后回偏前方的区域急性梗死灶。该病灶前为中央沟,对应的中央沟前方即为中央前回的肩臂运动定位区域。动物研究和人体神经电刺激试验对运动的皮层定位分布研究较为清楚,大体上呈倒人型分布。肩臂的运动定位,通常位于中央前回的内上方。相比之下,肩臂的感觉定位,尚不完全清楚。该病例的单侧肩臂感觉异常,很可能为皮层区的梗死灶所致,且肩臂感觉皮层定位可能与运动区域近似。  

一篇老文章

大二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发在学校的一本内部刊物。那时我还是一个愤青兼文青,今天再次读了一遍,许多地方,甚至标点符号也没用对。前半部分多少看起来像江湖骗子,技术含量欠奉。不过后半部分,我还是蛮喜欢,现在读来还是很舒服。记得一个同学告诉我,她读完后第二学期,就决定选修皮纹学。媒体确实很容易影响人呐!原文: 《从医学的角度看相学》 人不可貌相,这句话有道理,但值得怀疑。 人们提倡这句话,是为了警醒大家不要因为其外表的好坏而断言其内在的素质。这句话本无可争议,或者,我更愿意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明:人并非不可貌相。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大家刚进大学分班的时候,为什么对有些同学你第一眼就能感觉得出他是北方人,而不是南方人。事实上,南方人和北方人在外形相貌上确实存在着一定的差异,这种差异是受地域看,气候,饮食,遗传等多方面影响的。从解剖角度来说,南北方食物结构不同,必然导致人脸上的咀嚼肌不同,这就会对脸相有一定影响;而营养结构和口音的不同又会造成人脸部的软组织不同。 这就涉及到一个看相的问题。 排在中医诊断“望、闻、切、问”四要之首的“望”实际上说的就是貌其人之相,这当然也包括气相。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我们就会说她气色不好;或者反过来说,当一个人气色不好的时候,我们又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生病啦。相学里有句话:“事业看精神,穷通看指甲”。它的意思大概就是说,一个人的事业成功与否要看其精神状态如何,而是否有前途则要看他的指甲。前途和指甲都有关系吗?当然有啦,由生理学我们知道,指甲的主要成分就是钙质,而如果一个人缺钙,指甲就长不好,那可能是因为这个人体质不好,身体状况欠佳,自然就对他的竞争力有影响。 孟子对看眼相也有着自己的见解。一个人的眼神如果是光明正大的话,那他一定很端正;喜欢上看的人一定很傲慢;喜欢下看的人会动心思;喜欢斜视的人,至少心里有问题。 台湾作家刘墉先生在一本散文书里对相学说的“嘴边微张的人可能是呼吸有问题”这句话有过非常精妙的解释。他的意思大概是说,如果一个人的鼻窍不通(可能是患鼻炎)那么自然就需要借助张开嘴巴来保证不惜的顺畅。 在这里我想敞开说一下关于中医科学性的问题。遗憾的是,至今还没用任何仪器能够测出人体的经络、穴位;但无可否认,中医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留下的宝贵财富,李时珍曾经说过“经络隧道,若非内视返观者,是难以说出道理的”。对待古人提出来的许多(相对怪癖)的东西,领悟很重要,相学也一样,许多以前看似天方夜谭的理论,随着科学的发展,同样可能证明是正确的。相学里的指纹占卜在许多人看来是江湖术士的把戏,今天,随着医学的发展,皮纹学作为一门新兴的学科为我们洞开了另一色彩斑斓的天地。经科学家反复研究与实践,认为观手掌的气色形态与皮纹,确能判断健康,发现疾病。特别是某些先天性染色体疾病,先天性耳聋,妇科不孕症,肿瘤等疾病,常常能早期发现及时诊治。美国医学卫生百科全书中也指出:“皮纹学现在已成为医学的一个重要诊断工具。”皮纹作为人体的一个特定性状,于胚胎期的13-19周形成,具有遗传性,个体特异性和终身不变的稳定性等特征,遗传学家称之为显著改变体外的遗传因子。它与人的智力体质强弱,机敏程度,运动能力及某些遗传性疾病密切相关。皮纹学已初步在体育界挑选运动员上得到了初步运用,我们学校曾经开设皮纹选修课,组培教研室的李后文教授就对皮纹学有相当的研究,先后在各种报刊的上发表论文二十多篇。 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看相从古流传自今,难道仅仅是因为人们的封建思想根深蒂固,难道它就没有其他生存下来的理由?相学不应该被等同于迷信,它的存在有着一定的哲学,生理学,统计学道理。相学里面的许多东西在今天看来或许有些绝对化了,但如果我们能以辩证的眼光对待它,你就会发现它里面有许多东西是值得借鉴的。信,而不迷,在半信半迷中不断验证,最后采取可信的,剔除不可信的,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面对它。 有四条哲学或逻辑的定律同样适用于科学:肯定之肯定,肯定之否定,否定之否定,否定之肯定。

如何获取文献全文?

这两个月试用了开心图书馆的文献库。这是一个收费的数据库,以包月或包年的方式购买。在这个集成的数据库平台,汇集了包括哈佛、多伦多、港大等名校的直接入口。基本上,凡是电子版收录的文献,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全文。我最喜欢的,还是里面的google scholar,只要复制PUBMED的文献名进检索框,在检索结果符合的网页中直接点击,即可自动链接全文。 其实在今天,网络已经很发达了,想通过免费的方式获取一篇文献,是有好多办法可以完成的。不过,有一个时间成本问题,很容易忽视。最开始学习查阅文献时,我使用学校内网,每月仅20元网费。这只是表面看起来很便宜。有一个现实是,多数学科的主流杂志,实际上都散落在各大数据库。仅拥有任何两个数据库都不可能打天下。以我所在的神经科为例,了解临床课题的进展,以下杂志必不可少(括号内所示为收录全文的数据库):Lancet neurology (Sciencedirect),Brain  (Hafford),Neurology (OVID),Arch of neurology (Highwire),Journal of Neurology, Neurosurgery & Psychiatry (BMJ Journals),Journal of neurology (Springer),Journal of neuroscience (Sciencedirect),Stroke (OVID)。这意味着,必须拥有上述大多数数据库的权限,才可能获取最新,并且全面的临床信息。就以国际上与医学相关的两个最主流数据库为例:Sciencedirect、Wiley InterScience。一个单位购买包年至少花费两百万。在我国能做到将上述数据库一齐收录的医学院校,都是名校,因为它们有足够的科研经费,而且真正使用的群体足够多,才“值回票价”。但就一般的医学院校而言,查阅文献(尤其是外文)始终是个小众活动。此外,由于内网并不那么值得“投资”,网速不给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想在短时间内迅速的打开PUBMED这类国外网站查阅文献,更是无稽之谈。经济成本似乎是节约了,但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实际上同样是一种高成本的支出。我只使用了3个月,对国际期刊的收录及属性有了初步印象。后来,我选择了相比之下飞一般的外网。 哈格里夫斯是我喜欢的英格兰球员 想要不耗银子获取全文,在外网主要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使用代理。天天站长在巡回演讲时,就曾经提出过“不会使用代理的医生不是好医师的”观点。生在这个特殊的国度,尽管总会遭遇不可避免的真相屏蔽,其实,假如只希望通过网络自得其乐,带着手铐也是可以跳舞的,而且舞台很大。没有余华,不是还有于丹吗?不过,一般来说,更接近核心信息源的地方,都在国外,特别是计算机、生物、医学这类更新异常迅速的领域。以国内屏蔽的Yutobe为例。曾经就有后腰球员通过浏览雷东多在Yutobe上大量的球赛视频,来学习跑位。哈格里夫斯长期伤退差点退役,被曼联裁掉后,他把自己的训练视频发到Yutobe,以此为自己获得新的教练认可及签约新球队加码。实际上,与时俱进的众多医学杂志,早就进驻Yutobe,定期更新一些教学视频或记录资料。除此之外,诸如想观看美国神经科年会这类知名的报告视频,Yutobe肯定是上选。亲,想寻找卡戴珊的自拍门,不会代理可不行哦。   图为重症肌无力自身免疫假说一段,该文发表于1960年的苏格兰医学杂志,必须扫描  第二个免费获取全文的办法,主要是论坛求助。丁香园在这方面是持牛耳者。衡量一个论坛文献应助的水准,只有两个标准,速度和深度。假如这篇文献有电子版链接的话,从发布求助的时间算起,基本上十分钟后刷新即可当楼。许多年代久远的欧美非主流期刊(SCI可能不收录),也基本可以搞定,不过需要应助者到具备相应馆藏文献的几大图书馆扫描成pdf格式,求助耗费相当不菲。以前为了获取一些馆藏级的文献,我耗掉了将近四十个积分,从此长时间成为初级站友。  其实,我认为假如有经费或收入不那么紧张的话,适当时候是可以考虑通过花点银子来获取一些馆藏文献的。淘宝上就有卖家做此行当,每篇30元,假如文章可以发表的话,这些投资还是可以考虑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付费的东西自然有它的道理。以我自己为例,曾经使用过代理,但账号失效后就断粮了,可是又不愿花太多时间学习暴力破解。在论坛求助嘛,我的积分已用得所剩无己,折腾不了几篇文献了。所以最后,我还是走上了付费的途径。虽然成本增加,但效率也提高了。  

在西藏

我一直都觉得,旅行是件很个性的事情,旅行最难忘的,除了风景,还有认识的人,以及触碰出的各种体悟,最终帮助更好的认识自己。我自己正是在旅行中,逐渐了解自己的。从这个角度说,许多地方,值得反复去,因为每次遭遇和感受总是不一样的。这是篇老文章,以前发到QQ空间里,自转了,怀念一下: ) 高反 出发前,我搜集了各种预防高反的信息,有人说红景天、西洋参效果不错。打听了价格,超过我的预期决定放弃。还有信息推荐阿司匹林和复方丹参滴丸。我后来明白了,高反与缺血性卒中的一级预防是一个道理。最后买了瓶5块钱的国产阿司匹林。以前是我给病人用,现在是自己体会,先口服300mg负荷量,然后每日100mg,没有任何常见的副作用发生。当然,让我奉为宗旨的是一位在藏工作几年的朋友给我的建议:活动轻微、大量喝水,能喝多少喝多少。不过,我的慢性鼻炎还是拖了后腿,由于空气干燥带来的不适,进藏当晚出现了明显的上颌窦疼痛,卧床几个小时不能入睡。好在带了通鼻翘的药,几片下肚后一觉天亮。第二天起床后,感觉非常好,没有任何不适。同去纳木错的驴友惊讶我“看起来状态不错”,让我对自己放松起来没有使用太长时间的面巾护鼻,4月份的纳木错还是冰天雪地,我的鼻子受到强烈刺激,当天下午回程时再次诱发鼻窦疼痛,苦不堪言。所幸,往后几天,除了空气干燥带来的鼻腔干燥使得分泌物出现轻微血丝外,其他一切良好。这些,在西藏其实都是小问题。  东措墙上的涂鸦 旅馆 我在西藏的第一站选择了北京东路的东措青年旅馆,离著名的八角街、大昭寺以及布达拉宫步行时间都不超过10分钟。最重要的,这里地处中心,与众多知名青年旅馆毗邻,是驴友结伴同游的一个重要信息集散地。来自各方驴友寻伴同行的信息贴满了旅馆一角。著名的24人间因容纳人数奇多、男女均可“被入住”,每当旺季人数爆满时气氛开放,聊天喧喝进入亢奋状态,因此又得名“疯人院”之美称。旅馆院子的登记处旁,就是一个旅行社。现在算是淡季,因此旅行一般很难成团,原本负责旅行团开车的师傅现在都各自做起了独自拉客的生意。一到三天的行程,基本上一辆金杯车拼够六人即可成行。我还在墙角浏览拼车信息时,已经有几位汽车师傅过来咨询试图拉客。看得出来,拉萨已经是一个相当成熟的旅游集散中心。因此,行程的未知给我带来的疑惑打消了很多。 圣湖 八天的行程,西藏三大圣湖我去了其中的两个:纳木措和羊胡雍措湖(藏语措即意为湖)。有点可惜的是,最富盛名的纳入措此时正是冰封季节。不过,我因此有两个收获:第一,辽阔的冰湖雪山同样是一番绝美景象;第二,由于头一天的纳入错之游没能看见湛蓝的湖水,我在回程的路上当机立断取消去珠峰大本营喝西北风的计划,把林芝三日游增至五日。原因很简单,我不能一措再措。林芝三日根本无法游览到波密至然乌湖一带,而这一段路的风景在网络能被搜索到的各种游记中,均被推崇为经典。在没来西藏前,我一直不解,既然这段路途坊间如此盛名,为何众多的旅游指南书籍从不收录于中。在进入波密县以后才发现,原来这些都是不能说的秘密:波密一带的通麦大桥(图片偷拍),是怒江上唯一的大桥,属军事重地。实际上,小小的林芝县城,就设有飞机场。飞机场不远处就有驻扎部队,不难推测,一旦军变,运用飞机调动军力方便许多。然乌湖宏大不如纳入错,荒野绿洲的惊喜不比羊湖,但因背靠雪山绿树环绕,在四月份这个季节,属它最为赏心悦目。看来,旅游书上不能不信,不能全信。这个决定,可以给五颗星。 然乌湖是此行终点 最美 旅游的基本定律就是有多大的付出就有多大的回报。就在四月初的一次大雪,波密去然乌的路上,一次雪崩直接活埋11位修路工人,其中一段30公里路程被称为天险,我们的司机来自河南吴师傅在去年就曾亲眼目睹一辆越野车在它前面翻下几十米高的山崖,同车五人全部葬身雅鲁藏布江。半个世纪以前,波密这里还发生过中国有记载以来最大的地震。我们在出发前签署的协议书上,惯例性的写明如出现各种导致意外路障,行驶风险过高,则会取消波密行程后的旅游计划,把五日游改为三日游。具体能否通过天险,要视当周当天天气所决定,这些变数,很多时候司机出发前也没有把握。不过,我们的运气还好,尽管有段路大雪几乎封山,但在丰田4500的保驾护航下总算渡过难关。奇险的代价就是奇美。当驶出雪山,进入低海拔迎面桃花绿树牦牛的时候,顿觉心旷神怡。当然,也是在进入波密之后,你才有机会体会“雅鲁藏布江,就在你身旁”。在回程的路上,几位司机一致认为位于藏西北的阿里一带最美。尽管最初的印象上看,我喜欢林芝的绿树雪山胜过阿里的风沙走石,但从直觉上可以感觉得出,他们都推荐不会没有理由。但下一次进藏,又会是什么时候?                                                 行走藏地最常见的丰田4500 驴友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们注定会遇到很多陌生人。他们在一些不起眼的地方和我们发生了交集,但从此便不再相遇。这次旅行碰见印象最深的两位驴子,是来自重庆的果哥石姐夫妇,我与他们两人结伴达成了林芝五日游。很难想象,林芝出发前一天下午六点多,当时我还一个人不顾鼻窦疼痛,赶到各家旅馆浏览拼车信息,试图寻找林芝五日游的志同驴友。让我不能理解的是,几乎绝大多数驴友都选择的是三日游(当然,这和风险与时间有关)。在我将近绝望之际,最后返回东措时才发现了那个新贴的小纸条。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腼腆不善于交往,但正如旅行社的吴阿姨在我们拼车见面前就预测的一样,“我感觉你们三个人能成行”。都是马大哈的我们几乎可以说一拍即合,我们有共同的特点,没有条理性不喜欢算账,酷爱川菜,随遇而安。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坚定不移的想去然乌。石姐原先是一本人文地理杂志主编,对事物有着很好的感悟力,性格随和可爱;她的丈夫英俊潇洒温和开朗。他们的近期愿望就是在大理开个客栈。在八天的旅途中,我们一起相处的时光占据了大半,非常愉快。还有几位认识的驴友是与我同一客栈,有一位哥们比我还可爱,临时决定来西藏玩,从广州买了张硬座靠屁股的毅力支撑到了拉萨。我入住前,他已经住了三天,自称“反正住旅馆不贵,这几天都在街上逛逛而已”。还有一位台湾友人,由于政治原因,他只能到离拉萨不远的纳木错游玩,没想到还碰见结冰!在然乌返回的路上,我们还捡到一位从昆明徒步至拉萨的驴子。由于独自徒步,露营太危险,每一天都必须在太阳下山前赶到下一个有旅店的小镇。我们将他载到一个小镇后即挥别而去。我还碰见了同去林芝的另一位汽车师傅,四川人,其长相个头,性格的诙谐爽朗,话语的极富煽动性与领导力,无不让人联想到小平同志的风骨。同是重庆人的石姐告诉我,他的故乡来自邓小平出身的地方的附近。莫非,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小平师傅的车上还有一位驴友,是个小香港,今年31岁,自己开了个公司,此次是第一次来中国。途中一直询问小平同志,这里是否有女司机,引得小平同志笑不拢嘴。当我告诉他,重庆是中国最美的城市时,他异常激动,决定下次一定去。旅游有很多与人有关的际遇,这是它不可或缺的魅力之一。                                                     扎什伦布寺前的僧侣传经 藏人 西藏的落后,很大程度上与地理上的隔绝有关,尽管这种不容易被开发的环境也造就它原始的生态旅游特质。西藏人不太聪明,也可能受环境影响。一位朋友自诉在西藏工作几年后,记忆力明显不如从前,这很可能与当地气候对大脑影响有关。总之,这个地方并不太适合长期定居。此外,西藏人不爱干净,这从他们充满污垢的衣物即可看出。我们的汽车师傅就拒绝路上搭乘藏人,称藏人坐在车上,就像“装了个厕所一样”。而那位“小平同志”则认真的信口开河,称“十个藏人有六个大便不擦屁股”。尽管如此,当我们颠簸大半天饥渴难耐的时候,照样在藏人开的饮食店吃了一盘新疆大盘鸡,厨子在我们点菜后到菜市买了一条地道土鸡,现宰现做。尽管等的时间稍长,味道却异常新鲜可口。出门在外,哪管他十有八九。此外,藏人憎恨汉人,尤其憎恨士兵。在当地,穿军装的士兵不足三五个是不能出行的。据不够可靠的消息透露,一位未穿便装的士兵带妻子游玩布达拉宫时即双双惨遭迫害。布达拉宫说是向外人开放,实际上仅能参观1/3(不过,布达拉宫的黄金,实在让人瞠目结舌)。实际上,如今的西藏,特殊的政治氛围随处可见。一天我在手机上输入藏_独两字时,手机当场死机,堪比灵异事件。而大凡较大的聚众地,如八角街,广场以及各条街口,都安扎有一组士兵,荷枪实弹。一位朋友提醒我,那些布达拉宫附近带钩伞的群众,很可能是便衣,因为雨伞方便遮蔽武器。而拉萨附近的色拉寺里,则被曝光查出了枪支弹药。我们的汽车师傅则称,进藏七八年,几乎没有藏人朋友,“我不喜欢和他们打交道”。可见,种种原因,藏汉对立非常明显。明白了这些道理,也就不难想象为什么无法在正规的出版刊物上找到波密的旅游指南;Lonely panet为什么没有西藏专辑。据说,藏南边界处藏_独大本营一带的风景还相当优美咧!                                               四月的林芝路上桃花随处可见 总结 这次去西藏玩了八天,其实准备得并不充分,实际上出发前四天我才做出决定。在八天时间里,我有六天是拼车,最后两天去羊湖及扎什伦布寺是被跟团。前者的体验远远好于后者。出发前,我带了毛衣、棉裤,但如果不去珠峰大本营,其实用不上。从天气预报上看,拉萨6摄氏度的气温,我自己的体会,类似于内地16度,也许和日照有关吧。这个地方的旅游业商业都相当发达,甚至很容易在八角街买到打折的户外用品。全身而退的秘密,我想只有两个:及时探取信息,以及随遇而安。而旅游的质量,其实与准备充分与否并无关系,更重要的,取决于你的心态。尽管不会所有人都像我一样,脑子一发热就行动。不过,这种行为方式恰好反应了我的个性,我的人生,应该充满变数、未知、挑战和际遇…